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太阳能光伏网

其它

正文

【视点】光热电价“难产” 业界翘首以盼

导读: 电价是当下光热发电领域无法回避的热点话题,时至今日,业界翘首以盼的首批示范项目的电价仍未出台。可以说,目前是考验我国光热发电从业者决心的关键阶段,接下来业界除了需要耐心、信心,还要有行动。

  电价是当下光热发电领域无法回避的热点话题,时至今日,业界翘首以盼的首批示范项目的电价仍未出台。可以说,目前是考验我国光热发电从业者决心的关键阶段,接下来业界除了需要耐心、信心,还要有行动。

  “示范项目既是开发企业和设备制造企业的示范,也是国家和行业的示范,把成功的经验总结好,是示范项目推进要着重关注的地方。”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国家太阳能光热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易跃春表示,即使电价尚未出台,也希望业界不回避问题,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进光热产业健康持续发展。

  应理性看待光热电价问题

  虽然业界对光热电价千呼万唤未出来,但对于这种“已知的未知”还是具有很强的探讨价值。

  “近期,国际上太阳能热发电项目的上网电价达到0.12-0.15美元/千瓦时,且国外DNI(法向直射太阳辐射)均高于我国,高出30%左右,意味着发电量高出30%。”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孙锐表示,但我国光热不能盲目地跟国外比电价,一定要结合具体的DNI值来考虑。

  据国际机构预测,到2020年,光热商业电站的上网电价可进一步降到0.08-0.09美元/千瓦时。另据国内工程项目可研阶段的投资估算,绝大部分项目的上网电价在1.2-1.3元/千瓦时之间。

  “在电价构成中,投资成本和融资成本的比重最大约占60%。因此,在设计上要通过方案优选降低工程造价。在项目融资上,尽可能选择低成本的融资渠道。

  另外,提高机组的年发电量是降低电价的有效手段。”孙锐表示,要尽可能考虑提高机组效率,并在DNI值较高区域建厂。

  据国内权威机构预测,如果马上启动第一批1吉瓦左右的示范项目,预测到2020年,光热发电项目的工程造价会降低到15000元/千瓦以下。届时,上网电价会降低到0.75元/千瓦时以下。“这个电价绝对不是等来的,不是等到2020年就可以达到这个价格,如果电价再不出台,目标实现不了,没有生产就谈不上规模化,又怎么能降低成本?现在尽快出台上网电价对光热发电的发展至关重要。”孙锐说。

  “到2020年达到0.75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是完全可以的,并且我认为,当我国光热电站整个装机量达到10吉瓦时,就可以实现这个目标,不是非要等到2020年。但若整个示范项目不启动,到2030年、2040年也是很难达到的。”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建祥说。

  至于未来的电价是1.1元/千瓦时还是1.2元/千瓦时?金建祥认为,2014年中控青海德令哈光热电站获得1.2元/千瓦时的电价,业界期待1.2元/千瓦时以上的价格可能性较小。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1毛钱之差,对光热示范项目的影响并非很大,但对光热产业的影响是巨大的,至少对投资回报率有巨大的影响。“多了一毛钱,这个行业就有希望很快发展起来。”金建祥表示,电价决定了光热产业能不能发展起来,而不仅仅决定示范项目能不能成功。

  要重视光热电站的复杂性

  那么,一个光热项目的成败又应如何衡量?金建祥认为,一是看技术,实际目标达成的比例是多少,什么时间能达成,转化效率是多少等。二是看可靠性和环境适应性,光热电站能不能持续、稳定、可靠运行是考量因素。

  “还要重视比较成本,成本有没有比别人低,只要低就有活路。成本的下降空间有多大?示范项目不要想着赚大钱,第一个项目有很好的经济性不太可能。我们现在每发一千瓦时电还亏2毛钱,但未来有规模了,成本下降空间会很大。”金建祥说。

  孙锐提醒业界,要充分认识工程的复杂性。太阳能热发电机组是通过聚光集热、储热换热、热功转换等复杂过程最终实现由光到热到电的转换,其设备、管路、阀门等系统连接复杂、自动控制逻辑严格。因此,机组的性能好坏取决于系统的集成性能,机组的事故率是系统中所有设备事故率的叠加。

  对此,金建祥也表示,光热电站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其复杂程度比光伏至少大一个数量级。这决定了很多地方可以优化,也存在很多隐患,任何一个小环节没注意到,就有可能达不到实际目标,当然就有可能没有经济性。

  上海电气亮源光热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芸也表示,所谓的示范项目肯定有成有败,从这个角度来说,特别是应用新技术的示范项目,应该有试错的勇气。

  “从国际角度看,一是要有合适的技术,而且要选其他项目中成功应用的技术。二要证明这些技术具备一定的竞争性。电价传达的信息并不一定是指这种技术就有竞争力。第三,项目应该是能支持中国电网发展的,尤其是峰值时的用电需求,这才是好项目。”SolarReserve公司CEOKevinSmith说。

  “在固定电价下,考虑行业长远发展更为重要,比如要保证在一定时期内和一定技术条件下,项目要有足够的回报。

  贷款也要在利率较低的时候进行推进,以降低项目成本。”BrightSource公司高级副总裁JosephDesmond表示,要从实际出发,要有自下而上的规划,还要考虑市场因素和风险。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呼吁:“再不启动光热项目,将来面临更加复杂多变的电力市场环境时,这条路会走得更加困难,现在行动越快越容易证明它的价值,希望1吉瓦的项目最好能有一批达到预期效果,这样业界就觉得有机会、有理由、有信心地走下去。”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光伏系统
  • 逆变器
  • 薄膜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