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太阳能光伏网

系统集成

正文

如何鼓励农村能源消费高效清洁化?

导读: 当前我国农村家庭总体能源消费结构效率低下,城乡用能品种结构差异大,各区域用能状况不尽相同,能源贫困与低效浪费现象共存。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结合城镇化进程高效化和清洁化我国农村能源消费结构。

  当前我国农村家庭总体能源消费结构效率低下,城乡用能品种结构差异大,各区域用能状况不尽相同,能源贫困与低效浪费现象共存。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结合城镇化进程高效化和清洁化我国农村能源消费结构。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深化,农村居民的消费方式将发生从温饱型至享乐型的转变,而农村家庭能源消费总量也将持续增加。高效的能源消费结构是经济发展的持久动力,反之,低效的能源消费结构则将束缚经济的持续发展。因此,如何评价当前我国农村能源消费结构与模式,以及如何进一步优化和转型现有能源消费结构,成为当前亟需认识清楚的问题。

  在不同时期,我国农村家庭能源的消费结构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城镇化的深入将电力、液化气、燃气等商品能源逐渐引入乡镇地区,为农村家庭的能源消费提供了更多选择。与此同时,随着近年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升,我国农村家庭对能源消费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在能源市场价格、消费者特性、能源品种获取便捷性等多因素的综合考虑下,商品能源与非商品能源在众多农村家庭的消费篮子中并存,电力也成为其主要消费的商品能源。

  笔者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能源经济系团队自2013年起,每年在全国范围内城镇乡村地区进行家庭能源消费调查,以农村为着眼点,对农村地区的家庭能源消费习惯和现状进行了全面、详细的调查研究。现如今,我国农村家庭能源消费结构存在如下特征和问题:

  一是我国城乡能源消费结构有较大差距,农村能源消费效率相对低下。根据2014-2015年中国家庭能源消费调查结果显示,城镇家庭在电力、集中供暖和管道气方面的使用量较大,而农村家庭使用量最大的能源种类则为生物质能(秸秆、薪柴、杂草树叶、动物粪便等)、煤炭和电力。以每个家庭分能源消费比例均值衡量,农村家庭煤炭的使用量占比为8.58%,生物质能使用量占比为23.42%;而对于城镇家庭,相同比例分别为0.7%和2.74%。城乡能源消费组成大不相同。这种差异的产生与农村能源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的缺乏及能源品种的可获得性有很大关系。生物质能由于极低使用成本和较高可获取性,在经济欠发达区域得到广泛使用,且多以燃料形式用于烹饪供暖等家庭活动。然而,相对于一般商品能源,生物质能热值低,加热耗时长,能源效率差,造成我国农村能源消费总体效用低下。

  二是由于经济实力、资源禀赋、能源获得性的不同,不同区域的农村家庭能源消费结构亦有明显区别。在我国农村家庭以生物质能为主要能源的大背景下,以东中西部地区分类,东部地区农村家庭能源使用种类相对多元化,生物质能、煤炭、液化气、电力均为该区域重要使用能源;中部地区以生物质能为主,煤炭、液化气、电力等商品能源为辅;西部地区则以生物质能为主导,煤炭和电力等商品能源使用较为少量。超高的生物质能使用比例进一步加剧西部农村家庭用能效率的低下。除东中西差别外,我国南北方的能源消费结构亦大不相同,生物质能地区使用份额差异不大,最大区别在于煤炭的使用量,北方明显多于南方,其占比分别为25%和4%。这与北方取暖用能需求相对更大有关,仅取暖用能就占北方家庭能源消耗总量的63%,而南方该占比仅为27%。这是由气候条件和生活习惯所导致的地区用能结构差异。

  三是整体上来看,我国城镇和农村在家庭用能支出方面存在差异,农村家庭能源支出负担相对较重。我国城镇用能支出明显高于农村地区,调查显示,2013年农村家庭能源总支出仅为1501元,而2012年,城镇家庭能源支出则已达到2977元,约为农村区域的2倍。尽管城镇人均能源总支出绝对数值更高,但农村人均能源总支出占比却比城镇高出5%,即农村居民在能源支出上的负担比城镇更重。分地区观察,在能源消耗多元化的东部地区,农村家庭人均能源消费支出为546.8元/年;而以商品用能为辅的中部地区为452.8元/年,以生物质能为主导的西部地区仅为350.3元/年。由于当前农村居民的能源支出负担相对较重,且受收入水平所限,发展相对落后地区的农村居民只好寻求成本更低的薪柴、桔梗等生物质能,以减少家庭能源支出上的压力,这又进一步降低了农村能源消费效率。

  四是我国农村家庭能源“贫困”与“浪费”的矛盾现象并存。由于家庭收入水平的差异与限制,在不同能源品种选择下,农村居民具有一定消费弹性,高收入水平家庭能够购买更高效方便的商品能源,而低收入家庭往往为节省能源支出,甚至因为难以支付商品能源的费用,而选择使用成本几近于零的生物质能。2013年,我国12个地区平均消费可再生能源家庭的比例为63.1%,使用薪柴的家庭比例为55.3%,因此,我国农村对可再生能源消耗大多是建立在生物质能的基础上,大部分偏远农村家庭仍停留在以生物质能为重要能源来源的“能源贫困”阶段。但与此同时,我国因低能效而引发的“能源浪费”现象也不容忽视。农村低能效来自两方面,一是将生物质能直接作为燃料使用而导致的低效率;二是使用较多过时或高耗能的家用炊具、供暖设备及其他家电产品。这些均造成隐形的能耗损失与能源浪费,是未来在鼓励农村家庭能源消费的同时,实现农村节能的潜力来源。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光伏系统
  • 逆变器
  • 薄膜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