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太阳能光伏网

系统集成

正文

光伏视点:朱共山要接苗连生的降价大旗?

导读: 对于0.61元的横空出世,有说“光伏行业的野蛮人来了!野蛮人也是搅屎棍!朱老大就算任性也不能这么玩啊”的;还有呼吁“抱团取暖”的;更有拿王健林“小目标”讥讽朱共山“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先报一个0.61的电价”的。

  8月29日的光伏微信朋友圈,本来应该是属于王建林的“小目标”的,可早晨时分,它先被“保利协鑫约以1.5亿美元收购美国光伏产业巨头SunEdison公司”抢了风头,中午时分,又被“协鑫0.61/千瓦时为中标最低价……”挤得没有了空间。后者在老红手机屏幕上创下连续六条的记录,恐怕是空前绝后了。

  光伏发电理论上是最有竞争力的可再生能源,但要证明它必须经过三个阶段:光伏产业内部残酷的价格竞争,可再生能源之间残酷的价格竞争,与传统能源之间残酷的价格竞争。竞争从来都不是大家商量好的按部就班,竞争从来就是由有能力的人通过自己找死带来你死我活。这是光伏人都明白的道理,可是每当有人真要用价格竞争来讲道理的时候,光伏人的反映却又是那么表里不一。

  对于0.61元的横空出世,有说“光伏行业的野蛮人来了!野蛮人也是搅屎棍!朱老大就算任性也不能这么玩啊”的;还有呼吁“抱团取暖”的;更有拿王健林“小目标”讥讽朱共山“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先报一个0.61的电价”的。

  联想与一些光伏大佬的接触,他们过去反对招标制,现在反对招标中价格因素占了30%,于是老红就有了几个想不明白:

  第一个没想明白,虽然理解在光伏产业当前供大于求、价格骤跌的时候“抱团取暖”、形成价格联盟是理性的思考,但是在职业道德和产业标准都不完善的光伏产业环境背景下,理想市场存在吗?记得在产业严重供过于求的2012年中期,一位著名的光伏研究、管理者语重心长地对一些光伏企业大佬说:“两年前我就告诉过你们不要再扩产了,可你们不听呀!”可老红觉得话虽感人,但价值却那么苍白。无论是在光伏还是在其它产业,搞价格联盟在中国鲜见成功案例。前两天一篇《王宝强们傻眼了,央视开始炮轰,幕后真相震惊国人》的文中说,2013年中国广电协会就曾发出倡议,抵制片酬攀比,几十位演员参加,可结果攀比之风日盛。美好的愿望在市场的选择面前就像“秀才遇到了兵”。请问那些呼吁“抱团取暖”的光伏朋友,您对您的呼吁有信心吗?

  第二个没想明白, 2012年开始的全球光伏产业整合,让德国等过去光伏产品生产大国几乎全军覆没,可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光伏产品生产国,由于2012年5GW、2013年以后每年10GW以上的光伏电站安装量,让这场产业整合看似还没展开就偃旗息鼓了,不是说“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吗?虽然当前的光伏产品供求关系不如2011年的27.5GW(安装量):70GW(产能)那么严峻,但是谁又能说供大于求的趋势不严峻呢?一方面“出货量第一”的城头你争我抢、不断变换大王旗;一方面国际投行预测全球光伏电站安装量今年69GW,明年65GW,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过去的一年始终在下降,今年上半年投资额为1164亿美元,同比减少23%。对此,要让企业家们懂得中国光伏必须补上产业整合这一课,而且上课的铃声已经鸣响,光讲道理已经明显没用,只有祭出价格竞争手段。

  第三个没想明白,价格竞争什么是良性的,什么不是?一个企业濒临破产前的甩卖不是良性的,一个企业不具备发起价格竞争能力却偏要发起的不是良性的,一个企业具备发起价格竞争能力但发起时间不对也不是良性的。其他价格竞争看似是人的选择其实是市场的合理选择,产业发展史就是一部由一些能够承担风险、有强烈社会责任感、顺应市场变化的企业不断发起价格竞争的历史。电动汽车的历史早于燃油汽车,可是因为不具有价格竞争能力,一百多年来只好“藏在深闺人未知”,是特斯拉电动汽车的价格竞争,才让奔驰、宝马等燃油汽车巨擘今天也不得不力推电动汽车,开启了新能源、智慧交通的新纪元。

  第四个没想明白,虽然老红也因一些光伏大佬对产业价格竞争的忧心和呼吁而感动,可总觉得这种忧心和呼吁的背后似乎是一些他们想做但不能说的东西。因为他们比朱共山更想在光伏产业胜出,更明白要想胜出只有依靠综合反映技术进步水平的价格竞争,也明白当前实施价格竞争恰逢其时。所以老红没想明白的是:那些忧心和呼吁是否是因为您也许还不那么自信?

  对于以上不明白,直到听到一个光伏人淡淡地一句话,才让老红似乎明白了一些。这句话是:他们其实害怕现在竞争。

  说到光伏价格竞争,八年前,英利在敦煌20MW国家光伏示范项目中爆出了0.69/kwh的价格,并从那以后持续发起价格竞争。有人会说,过去的光伏产业价格杀手是苗连生,是否就是因为不断的价格挑战,才有了今天令人遗憾的英利。八年后,协鑫在阳泉项目爆出了0.61元/kwh的价格,也被称为“名副其实的价格杀手”,朱共山好像要接过降价的大旗。

  发起价格竞争的人是风险最大的人,所以应该是对市场、对自己最有分析的人。如果朱共山真要接过价格竞争的大旗,比较2009年的苗连生至少多了两方面的优势。

  一个优势是,市场应该更具备价格竞争的基础。2009年一季度光伏组件的加权平均价是2.16欧元/W,而今年8月在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2016年度第五十四批集中招标(第二批光伏电池组件设备)报价是3.05人民币元/W。有人“整理过最近一年来,全球地面光伏电站竞标最低报价前十名。其中最低的是阿联酋出现的一个报价,合人民币0.2004元/kwh,而排名第二高的是来自于法国的一个报价,合人民币0.5944元/kwh。也就是说,这些报价几乎都比我们阳泉基地出现的0.61元/kwh低。”

  第二个优势是,朱共山经历过价格竞争之苦。在经过产业低谷的2013年下半年,当部分组件生产企业开始盈利的时候,协鑫最具价格竞争力的硅料生产还在严重地亏损之中,虽然也曾多次呼吁不要非理性的价格竞争,但是OCI、库克们是不听的。没有经过价格竞争之苦,一定无法体会价格竞争的危险,所以朱共山如果实施价格竞争理应是慎重的。虽然听说朱共山偶尔也有冲动的时候,但是纵观协鑫在光伏产业的发展过往,他的败绩好像不多。

  补上光伏产业整合这一课,让中国光伏企业尽快进入合理发展阶段已经时不我待。不管是谁,必须有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有备而来的打响价格竞争第一枪。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光伏系统
  • 逆变器
  • 薄膜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