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技术为王 驱散光伏产业严冬

2013-04-08 09:15
安娜PARKER
关注

  应对欧美“双反”政策,薄膜电池迎来发展机遇

  
        4月1日,成都中光电阿波罗太阳能有限公司总经理潘锦功的午餐,只是一包袋装泡面。

  这顿简易的午饭,并不是“严冬”中光伏太阳能产业的一种映照,尽管行业标杆无锡尚德宣布破产重组后,整个产业被一种凝重的悲观氛围所笼罩。最近,潘锦功比较忙,刚在安徽等地做完产品推广,一场全新的合作又在西航港经开区启动。“新能源永远是一个国家和地区可持续发展必不可少的能源,光伏产业依然很有希望。”西航港经开区副主任罗经瑄说,受欧美“双反”政策影响,双流新能源产业同样不能独善其身,但她认为,“产业已在谷底,正是爬坡上坎的朝阳时刻。”

  她的底气,来自一支“奇兵”。晶硅电池之外,非晶硅、碲化镉等薄膜电池未受“双反”政策影响。不同的技术线路,能否点燃大环境中的“小太阳”?成都光伏产业能否逆势反弹?

  内外市场乏力洗牌在所难免

  位于双流的西航港经开区,是成都光伏企业的重要聚集地。从去年底开始,罗经瑄等人对开发区内光伏企业进行密集调研。3月底,分析报告出炉,对光伏产业的形势难掩“焦虑”。

  2012年,国内光伏企业开工率不到70%,八成多晶硅企业停产,20%的中小型光伏企业陷入破产困境。受此影响,双流部分企业处于减产或半停产状态,绝大多数企业尤其是在建企业投资步伐放缓,“谨慎观望”。业内认为,今年上半年将进入“洗牌”阶段,或将有80%的光伏企业倒闭。

  寒流来得很快。3月20日,曾经全球最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商、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被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实施破产重整。据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统计,2011年光伏企业的个数为262家,2012年已经降至112家。

  由于缺乏国内应用市场,中国光伏产品85%以上都出口到欧美。去年,在外销受阻的情况下,国家陆续出台一些有利于光伏产业扩大内销的政策,但光伏企业的悲观态度仍难短时间内消除。究其原因,关键制约仍然存在。“虽然国家鼓励建设分布式电站,简化手续,但是投建电站需要准入,开发区内仅有旭双取得投建电站的准入证。”罗经瑄走访了10家光伏企业,均认为行业并网壁垒与国家政策补贴等制约尚未完全突破。

  她建议在省内凉山州、攀枝花市等光热资源丰富地区开发建设光伏发电项目。“省内光伏企业在四川范围内建光伏电站以及省外光伏企业采购我省光伏产品并在四川范围内建光伏电站的,建议四川再给予0.1-0.3元/度的上网电价补贴。”

  “彩色”取代“黑白”技术为王才能突围

  整体受挫的大背景中,成都光伏产业却在酝酿反弹。

  光伏产业主要有晶硅和薄膜两种技术路线。欧美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双反”政策,针对的只是晶硅电池产品,并不包括薄膜电池产品,这恰好给了双流机会。

  双流拥有汉能光伏、阿波罗太阳能、旭双太阳能等薄膜太阳能企业。“汉能薄膜组件2012年产能达到3GW,即每年新增发电量约40亿度。”四川汉能光伏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林进达说,汉能双流基地去年出货103MW,半数出口意大利、希腊等国际市场,半数内销青海、新疆等地,实现收入4.3亿元,今年产量目标是翻一番,冲刺260MW。

  对于多晶硅电池与薄膜电池的区别,林进达用了一个比喻:“如果前者是黑白电视,后者就是彩色电视,甚至是液晶电视。”与晶硅电池相比,薄膜电池具有重量轻、成本低、弱光发电性强等优点。

  潘锦功也认为,“当前光伏产业过剩,是落后产品的产能过剩。”

  与汉能硅基薄膜的线路不同,阿波罗太阳能走的是化合物薄膜的线路,主要原材料来自雅安石棉县一种叫做碲矿的稀散金属。潘锦功将其与另外一种稀散金属镉合成结晶物质碲化镉,生成太阳能电池理想的半导体材料。

  目前,仅有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实现了碲化镉薄膜的产业化,并将太阳能电池转换效率达到18.7%,刷新世界纪录。而此前,潘锦功正是其碲化镉材料供货商。

  “在经历了暴利时代的产业狂欢之后,能够在“洗牌”的残酷现实中存活下来的企业,只能走“技术为王”的路径。”林进达说。

  打开市场谋出路光伏建筑是否可行?

  潘锦功的薄膜电池产品,已完成中试,有望于年内完成市场投放,激活了石棉县打造“中国碲谷”的梦想。而光伏产业的各种困境,同样让他感同身受,比如融资难。

  “光伏产业不是洪水猛兽,更不是末日产业。”罗经瑄进一步解释说,现在银行对光伏企业“避之不及”,不仅紧缩银根,还调整还贷周期,催促还贷。“对晶硅类光伏企业而言,犹如雪上加霜,也制约了薄膜类企业的流动资金。”

  罗经瑄认为,对于经营活力强的大型企业,应给予重点支持,放宽贷款政策,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扩大授信规模,实行优惠的利率政策。同时设立专项支持资金、筹建新能源产业技术基金。

  但是,要扭转光伏产业的困境,打开市场仍是必由之路。“目前,汉能光伏电站的度电成本已经降到了每度0.7元—0.8元,未来三五年内将降到0.5元左右,实现平价上网。”林进达说,国内太阳能市场正在逐步打开,除大规模集中式发电、小规模分布式发电外,他还向记者展示了太阳能帐篷、太阳能手机充电装置等消费市场拓展产品。

  潘锦功的安徽之行则是为了推动“光伏建筑一体化”。这个玄机藏在他的手机图库里:一座看起来与其他建筑物无异的大楼,外侧墙体用的是薄膜电池,不仅可以为室内遮光降温,还能发电。

  据了解,德国、意大利等国的光伏建筑应用占比高达八成。林进达说:“这种模式,既节省国家每年用于电网建设所需的大量资金,同时还解决了偏远山区老百姓用不上电的难题。”

  罗经瑄提出一个设想,充分利用薄膜太阳能电池弱光响应好和易与建筑体结合的优势,在成都平原、川南和川东北地区,逐步推广将光伏组件与建筑材料集成一体,代替屋顶、窗户、外墙等,并先期启动建设一批光伏建筑一体化示范应用工程,尽快打开光伏建筑一体化的市场大门。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