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嘉兴光伏高补贴烧钱赌局:这是一种短期投机

2013-06-22 08:43
水墨黯月
关注

  一则提前曝光的光伏补贴方案让浙江嘉兴陷入舆论漩涡,而在当地企业爆料与政府官员“打太极”回应的过程中,事件在欧盟光伏双反与国内补贴政策仍未果之下正在持续发酵。

  颇遭业内人士质疑的是,短期的高补贴犹如一针激素,恐将以地方政府与光伏企业为主的各方再次搅入一场新的生死赌局之中,而问题的关键似乎依然在于补贴背后掩盖着的光伏一揽子体制问题难于破解。

  高补贴引发争议

  距离曾与地方政府你我难分的无锡尚德、新余赛维都仅一小时不到的车程,此刻的浙江嘉兴秀洲工业园区内的光伏产业园区正在酝酿着大动作,而这个园区去年年底才成立。

  那则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的光伏补贴方案是在6月19日被媒体披露的,让业内人士都颇为惊诧的是,自2013年至2015年三年间度电补贴额度依次为2.8元、2.75元、2.7元,而且有资格获此补贴的个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范围锁定在了14.2平方公里园区内。

  而此前的6月14日,国务院提出了6项支持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措施,并且到目前为止,各省已经基本上完成上报分布式光伏示范区方案,在国家补贴基础上各省根据自身情况正在酝酿或已经出炉,但是力度难以与嘉兴媲美。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分布式光伏项目的国家补贴基本锁定在0.35-0.45元/度之间,期限为20年,而在此基础上各地将给予0.25-0.35元/度的补贴,期限同样为20年。”

  “以嘉兴的补贴额度,按照东部小系统电站建设大概7元/瓦报价一刀切计算,三四年间收回成本问题不大。”尚德电力原高管对本报记者说。

  这似乎对于正在欧美双反与行情持续低迷双面夹击的国内企业是一大利好,然而很多光伏企业却陷入深深的担忧而不得自拔。

  “2.8元/度的补贴、以3年为期限,这是颇为异常的举动。”江苏某光伏企业高层人士颇为忧虑地对本报记者如是说。

  另一光伏企业英利高层人士则有着这样的判断,“这不具普遍意义,恐怕仅仅针对园区内部特定项目。”

  此前媒体披露高补贴方案时称,消息从数家企业与当地人士处获悉,而有意思的是,当地政府相关人士却以“打太极”回应。

  光伏产业园区所在的嘉兴秀洲工业园区管委会工作人员面对本报记者的追问称,“目前这一补贴政策还并不是太清晰,所以不能告诉你真正的情况。”

  而更让人陷入迷惑中的则是,秀洲工业园区负责招商引资的李局长对本报记者说,省里是给了我们一些政策(光伏补贴),但是力度并没那么大,而且到现在还没拿到红头文件。

  为什么是嘉兴

  这则嘉兴3年可回本的补贴方案,瞬间引起了“全国人民都到嘉兴建光伏”的热议。

  “身为省级产业园区,嘉兴光伏产业园有独立的财政体系,高补贴恐怕也是该园区的行为。”业内人士分析道。

  巧合的是,补贴方案披露同一天即6月19日,该园区竟一口气签下12个总投资达130亿元的光伏项目,与此前签订19个总投资67亿元的项目类似,这些项目重点围绕分布式光伏发电产业链的中后端环节、装备制造环节,光伏发电并网及储能技术,各类光伏检验检测、工业设计等研究机构、生产性服务业,光伏发电系统集成、投资、运营维护主体公司等。

  5月初,嘉兴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扶持光伏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光伏产业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嘉兴将形成一个千亿光伏产业。

  看准分布式光伏市场,为了实现这一千亿目标,如今的嘉兴需要不断“烧钱”。10亿元光伏产业专项资金、销售收入超10亿元和100亿元且对地方财政贡献比上年度增长不低于10%的光伏企业,在首次达标的次年分别给予该企业的经营团队一次性20万元和100万元奖励。此外,市外新引进光伏总部企业、光伏企业成功上市,都可获得奖励。其中上市成功的最多可奖500万元。不仅如此,4个市研究院将获得省级财政3000万元补助资金。

  与以上动辄千万的补贴相比,2.8元/度的补贴似乎在当地政府眼里颇为正常,然而难免让人担忧嘉兴会否成为又一个为追逐GDP而进行光伏大跃进的失败样本。

  曾经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均把光伏产业列为优先扶持发展的新兴产业,600个城市中,有300个发展光伏太阳能产业,100多个建设了光伏产业基地,而这些如今绝大部分都在破产与亏损的泥潭中挣扎。

  投资还是投机?

  “前两年江苏光伏大型地面电站补贴也不过2.4元/瓦以内,要知道彼时电站成本为14元/瓦,相当于现在的2倍,嘉兴2.8元/度这么高的补贴额度,却以3年为补贴期限,这完全是一种短期投机,而非长期投资。”上述光伏企业人士情绪颇为激昂地对本报记者说,“这不是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举动。”

  在上述人士眼里,光伏是一种能源行业,需要长期投资,单就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而言,项目设备运行寿命为25年,所以在我国乃至欧洲等地都以20年左右的补贴年限为主,且补贴额度并不算高。

  “我国其他地方的光伏补贴额度将普遍在0.7-0.8元/度之间,投资者内部投资回报率大概为8%到10%,大概十二三年可以收回成本,与之前我们的预期相当,也有投资的空间了。”英利内部人士颇为平静地告诉本报记者。

  在嘉兴光伏产业园内包括国网电科院、中广核、中科院等大型企业光伏项目纷纷落地,显然嘉兴的政策补助成为了项目促成的驱动力,而这也折射出目前投资者普遍存在的短期投机心理。

  今年3月,国家出台了《光伏上网电价补贴政策》征求意见稿,而最新消息称,最早6月底将迎来该政策正式版出台。似乎电价补贴一敲定,国内“十二五”期间35GW的市场总量目标将迅速实现。

  然而横亘在光伏行业面前的不仅仅是电价问题,更是补贴背后掩盖着的光伏一揽子体制问题。

  尚德前高管人士认为,这包括电价、补贴、入网等系列是否到位,更包括以行政指令为主的调控政策能否规范稳定的问题。

  上述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包括北京、青岛等地都有了分布式光伏“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些人申请项目非常容易,而普遍推开来,抛开有着权限争议的居民楼不提,是否每个自有可建光伏项目的屋顶,都能申请建项目,相关细则有没有?

  让人担忧的是,在光伏一揽子体制问题待解之时,“赌徒”嘉兴的千亿光伏赌局已然启动,合肥光伏补贴也已推出,并且要在2015年实现光伏产值超300亿的产业目标。

  孟宪淦提醒,各地需要根据可再生能源法的总量要求,注意合理成本和合理利润,既要满足投资者有积极性,又要让政府负担得起。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