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聚焦】“十三五”期间炙热光伏如何调控?

2016-10-25 04:28
Radow
关注

  2016年作为“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年内最重要的议题之一无疑就是能源“十三五”规划的出台。现今2016年过去了一半,“十三五”规划也出台在即,相关内容也已经可以窥见一二。几项规划目标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所在,据能源规划部门相关人员透露,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十三五”期间风电装机容量将争取达到2.5亿千瓦,光伏发电达到1.55亿千瓦,生物质能达到1500万千瓦。

  这些规划目标意味着什么?除了目标数字以外还有哪些具体的规划导向?这些内容背后是怎样的考量和思路?

  风电面临增长瓶颈

  2.5亿千瓦对当前的中国风电行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截至2016年6月底,国内风电累计装机容量为1.37亿千瓦,也就是说要完成2.5亿千瓦时的目标需要在未来四年半内建成新增装机1.13亿千瓦。这对已经度过高速增长期的风电行业无疑是个极大的挑战。

  在“十三五”规划具体目标发布以前,国家能源局部分官员也曾于公开场合谈及可再生能源的前期规划目标值。国家能源局发展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就在今年3月的“2016年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分析预测会”上谈到相关规划的具体思路。按照202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达到15%这个目标来设定底线方案,高方案是能源消费总量达到50亿吨标准煤,基准方案是能源消费总量达到48.5亿标准煤,综合考虑非电非化石能源利用的不同情境,风电需要完成的目标在1.9亿-2.4亿千瓦之间,光伏在1亿-1.5亿千瓦之间。何勇健最后明确的2020年装机目标是风电2.1亿千瓦,光伏1.1亿千瓦,包括此前在CWP国际风电大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的官员透露的目标也是2020年风电装机达到2亿千瓦左右。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的一些相关表述来看,国家能源局对可再生能源的“十三五”规划目标的态度还是相对谨慎、稳妥的,尤其是对风电,因此最终出台的这个2.5亿千瓦的目标多少有点超出预期。按照上述国家能源局规划司的思路,2.5亿千瓦意味着选取了能源消费总量达到50亿吨标煤、非化石能源消费量达到7.5亿标煤的高方案,并且考虑的是非电非化石能源利用大致维持当前规模的情景。

  对当前的风电行业来说,要实现这个目标有一定难度。2015年,中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达到3297万千瓦,再创历史新高,全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为1.29亿千瓦。要在2020年建成2.5亿千瓦,需要在五年内新增1.21亿千瓦,平均每年新增2400多万千瓦。然而,从2016年起,风电增长的脚步明显放缓,今年上半年新增装机容量为774万千瓦,去年同期数据为916万千瓦。受弃风限电和消纳市场饱和的影响,国内风电很可能开始进入一个低增长阶段。

  当前,传统的风电发展重地——三北区域正在弃风的泥淖里挣扎,要完成“十三五”目标的新增容量,就要开拓新的发展区域,转变开发方式。从存量来看,三北地区体量庞大的风电基地电量一方面要大力拓展各种就近消纳渠道,另一方面要加强外送,寻找可能的受端。在这样的重压下,部分地区已经停止核准新项目,加上该区域风资源开发已接近匮尽,未来三北区域应该不再是规划中的重点发展区域。但目前内蒙古、新疆两省仍占有较高的核准容量,短期内仍会保持增长趋势。

  中东部包括南方部分区域将成为未来风开发的新中心,包括东部沿海的海上风电也将成为下一阶段力推的重点,从累积的核准容量和今年上半年的新增装机来看,云南、山东、江苏都有丰厚的储备和相对强劲的增长。

  据透露,这次“十三五”规划的具体内容又特别提到要“大力发展分散式风电,稳步建设风电基地,积极开发海上风电”,其中大力发展分散式风电放在第一位,这在以往的重要规划中是很少见的,“十二五”和“十三五”都提到集散并举的开发原则,但把分散式风电单独提出来并放到如此重要的位置还是第一次。

  发展分散式风电的要求也已经提出了好几年,但这种开发方式一直没有形成规模,其原因也很显而易见,分散式开发虽能规避弃风限电问题,但风力发电投资成本高,小规模分散开发会把回收期拉长,对开发商来说缺乏吸引力。国家能源局曾在中东部和南方进行一些分散性项目的试验性开发,但都发现规划规模和实际建成的规模偏差较大,可见这种开发形式要在“十三五”落地难度很大,需要找到更有吸引力的商业模式。

  炙热光伏如何调控?

  除了风电以外,光伏的规划目标也同样超过预期,并且在当前火热的开发氛围下,很有可能进一步推高地方和企业的建设冲动。

  2015年,国内光伏累计并网容量已经达到43GW,中国一举超越德国成为全球光伏发电装机量第一的国家。2016年,中国光伏更是经历了一个疯狂的上半年,为了抢在630之前安装享受更高的电价,国内光伏行业在半年内新增了22GW的装机容量,已经超过国家能源局下达的全年指标18.1GW。而中国的光伏发电市场正式起步不过是2013年开始,这是与风电类似,甚至可以说比风电更为激进的发展道路,不到三年的时间已经超过了欧美等国十来年的累积。

  “十三五”规划中设定的光伏建设目标是力争达到1.55亿千瓦,与风电不同的是,光伏仍处于高速增长的初期发展阶段,而且从中央到地方政府都体现出建设光伏的巨大热情和决心,短短三年内出台支持光伏的中央和地方政策数不胜数。目前虽然2016年上半年的官方数据尚未披露,但大致可以算出累计装机容量已经超过60GW。根据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的预测,“十三五”时期,中国每年将继续新增1500万—2000万千瓦的光伏发电,按照这个增长速度,2020年完成1.55亿千瓦不会有太大问题。

  但过快的发展肯定会衍生种种问题,首当其冲就是消纳市场。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弃光”以看得见的速度在恶化,新疆和甘肃这两个最大的光伏电站建设重地在弃风以外,弃光率也相当瞩目,2015年分别达到26%和31%,今年上半年更是恶化到32.4%和32.1%,新疆一度达到52%,西北区域的弃光率也达到了19.7%。

  弃光问题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前光伏建设格局的畸形化,在规划目标、政策导向的推动下,大量投资选择流向大型光伏电站而不是分布式,导致大量的产能囤积在西北区域,而分布式的光伏项目和系统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也没有完成国家能源局设定的年度目标。尽管目前表面上看光伏增长很快,大部分的增量是由大型光伏电站贡献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弃光和弃风的问题肌理是近似的,两者同样是整体不足、局部过剩这样的一种局面。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