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曹宇:光伏补贴断崖式下调有悖“大国责任”

2016-10-20 10:58
野明月
关注

   “过去45年,我交了1.45亿欧元的税,2012年我上交了占收入85%的税收,我离开是因为你们把成功、创造、天赋以及任何与众不同的特质,都认作是必须接受的惩罚。”——主演过《大鼻子情圣》的著名影星德帕迪约在放弃法国籍时如是说。

  差点被赶跑的还有法国首富,LVMH的老板阿诺特。据媒体报道,法国的超高税率只多征收了2.1亿欧元,却赶跑了数十倍于此的资产。

  而过快下调光伏补贴不知道能为政府省下多少钱,但可以肯定给光伏行业带来的伤害,肯定也远超于此。

  《国家发改委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意见稿)》中提出:光伏上网电价三类地区分别从目前的0.98元、0.88元、0.80元下调至0.75元、0.65元、0.55元。屋顶分布式“自发自用余量上网”和“全部自发自用”项目补贴由目前执行的0.42元,下调至一类地区0.2元,二类地区0.25元,三类地区0.3元。

  光伏的投资热情将受到重挫

  在各环节利润压缩几乎为零的情况下,按下调后的电价计算,收益率从7%-10%之间,但如果将开发费用,二三类地区限电、财务成本、总包利润、土地成本等隐性因素考虑在内,部分地区收益率不足3%。

  鉴衡秦海岩主任指出:“若Ⅰ类、Ⅱ类、Ⅲ类资源区年满负荷等效小时数按1400、1300、1200,以较低的投资水平6500元/千瓦估算,电价分别达到0.629、0.680、0.739元/千瓦时以上,资本金内部收益率才能超过8%;电价分别达到0.677、0.731、0.794元/千瓦时以上,资本金内部收益率才能超过10%。

  但上述测算是理想情况,实际投资成本可能更高,如有的地方会征收资源费或摊派公共设施建设费,贷款利率高于基准利率,土地成本、人力成本不断增加;运行中更有弃光限电、补贴滞后、组件衰减超过预期等风险,整体上讲,投资收益远没有测算的乐观。若以国家发改委征求意见稿Ⅰ类、Ⅱ类、Ⅲ类资源区光伏上网电价0.55、0.65、0.75元/千瓦时测算,远不能满足行业普遍资本金内部收益率10%的最低要求,光伏的投资热情将受到重挫。”

  关于电价调整的思考,秦主任写的非常全面且有大局观,因此在这里不再对成本和电价下调幅度进行详细讨论。笔者只想谈谈外界对新能源产业的看法的误区和中国应尽的责任。

  光伏补贴断崖式下调有悖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大国责任”

  在清洁能源发展历史上,贡献最大的是德国。2004《可再生能源法》后,德国用高额的补贴推动了现在光伏产业的发展,西班牙、意大利市场虽然走了一段弯路,但也贡献颇大,这几个市场让光伏发电成本降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

  美国、中国、日本这三个GDP最大的国家在为清洁能源做出贡献的同时,也深受欧洲国家的“恩惠”,虽然体量最大,但谈到贡献,还远远赶不上德、意、西班牙等国家和人民的付出,为了支持新能源产业发展,截止2014年德国可再生能源补贴附加费用已经高至0.624欧分/度,几乎赶上中国居民电价。反观我们现在承担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只有1.9分/度,随着清洁能源价格逐年下降,德国人民对可再生能源发展、人类应对气候变化做出的贡献和牺牲空前绝后。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