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面对光伏行业新形势 到2020年该怎么做?

2016-10-20 14:09
小伊琳
关注

   10月19日,2016中国光伏大会暨展览会在北京新国展举行。大会围绕光伏是造福千秋万代的行业,必须出来这样一批企业领导者去担当进行了一场叫做“领军者论坛”的讨论。以下为讨论全文。

  李俊峰:各位下午好,我们继续进行我们的光伏大会的议程,今天下午有两项议程其实一个主题,就是领军国家领袖对话,或者叫做领军者论坛。大家都知道一个行业的发展必须有一批领军人物担当。这个行业才能够真正的发展,我经常说这样的话,中国的企业有一个问题,有一个毛病,就是各领风骚数年,很少有各领风骚数十年、数百年,我们光伏行业希望涌现一批真正能够引领风骚数十年、数百年的这样的企业。

  为什么讲这么一个故事呢?我们在2017年的时候,那时候一批企业上市,包括2015年的尚德,2016年LDK,包括天合等等相继登深纽交所或者其他国外证券交易所的舞台。那时候我们就警告我们的企业家们,我说我旁边坐的是一批老牌企业,包括都邦,包括西门子,甚至包括像日本的金瓷的企业,甚至有一些像台湾同胞的企业企业泰达电子等等这样的企业,都是几十年慢慢的成长,并且不断的焕发活力,因为光伏是造福千秋万代的行业,我们必须出来这样一批企业领导者去领军去担当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

  第一场首先请我们这几位企业家或者金融界的朋友上场。有请:兴业银行的研究员言昆鹏、中清能绿洲董事长代存峰、东旭蓝天执行副总裁邓新贵、晶科电力有限公司副总裁金锐、晶澳太阳能副总裁孙广彬、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网络能源产品副总裁曾伟胜、晋能清洁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立友、天合光能首席运营官朱治国。

  诸位尽快就坐,我们大家知道今天上午我也说过,我们的光伏行业发展很快,但是我们光伏行业还没有度过青春期。现在我们回顾一下近三五年的发展历程,为什么说近三五年,如果说五年的话就从2011年算起,那时候光伏进入一个深度调整的期,这杨立友最清楚,如果是说三年就是2013年国家推出很多的政策帮助光伏度过难关。比如说国内的市场起来了,那时候广彬还在机电商会。欧美的双反,特别是欧盟的双反也尘埃落定有了一个妥协的方案。使得我们光伏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国内市场起来了电价也明确。我们想想这几年的发展,不论是搞金融,我们搞装备制造也好,搞开发商也好,每个人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来谈谈你的感受,另外一个就是你要看看今后五年甚至今后四年,到2020年我们怎么做,面对这么一个新的形势,随便聊,想到哪说哪。

  言昆鹏:今天非常荣幸参加光伏大会。我作为一个金融从业人员可能没有在座各位行业领军者感受这么深。但是兴业从2009年就推动绿色能源发展,而且光伏是我们推动一个领域,我们确实有一些感触,就是在2003年左右甚至之前当时有一些同事就是说对光伏行业比较感兴趣。做了一些研究,也进行了很多的探讨,但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由于两个方面,一个是补贴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有一些气风,气电现象比较严重,很多项目看过之后也暂时放下了,但是现在的情况确实是有所不同了。

  作为兴业银行绿色金融这一块,我们是一直在推动。对于一个企业,对于融资方面有两个层面的因素要考虑,一个是资金的可得性,另外一个就是资金的成本和资金的期限在这一方面我们是做了很多努力,像兴业银行今年初注册发行了500亿的绿色金融债,专项用于绿色金融领域,这个绿色金融债是兴业银行作为借款主体,向公开市场发行,这是和咱们非金融类企业还不一样,到目前为止已经发行了300亿,而发行票面利率通常要比市场上一些资金的价格是低的。

  我们为了支持这新能源向光伏,我们把这一块成本的差直接转移给分行,或者是支行,用来专项的支持光伏的发展。另外还有一个就是说在光伏领域随着第五批、第六批补贴的清单的推出,我们现在考虑到光伏本身很多已经建成的话,它的回收期长达十几年,我们现在也是专门在做了一款产品,就是说资产证券化,大家资产证券化本身这概念并不新,但是我们这一次专门针对光伏项目做的证券化期限可以达到10年以上,而且这个成本要比同类的市场价格要低。这个可能是我们在专门针对光伏这项目所涉及的一个产品另外还有就是对于目前在新能源领域融资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尝试,除了传统的信贷,我们现在有很多的金融工具,像产业基金、并购基金,还有我们可能在将来也会尝试一些类似于存补的形式来支持产业的发展。我大概就介绍这一些。

  代存峰:谢谢,我叫代存峰。非常感谢作为一个领军企业的代表来参与这论坛,尤其感谢老李同志这是我进入光伏的引路人。我现在是光伏电站,不管是地面光伏还是分布式光伏的开发、建设、运营这样一个企业。主要的业务在中国,在美国和东南亚国家有一些覆盖。说说这几年的感受。我觉得一个行业发展总是伴随着很多正面、负面的因素在成长,正面的因素很多,比如说现在的规模庞大我们的质量和效率越来越提高,我们的成本在不断的下降。同时尤其作为一个这几您从业的一个人来讲,我们一个体会就是说如果说到不足的话,我们觉得我们应该讲在过去的这一些年里,我们行业已经经过了两次大跃进,一次就是我们制造产能大跃进,结果制造产能大跃进,很遗憾收获了一些倒闭的企业。

  第二尤其这几年尤其西部装机容量大跃进,这也让我们收获了气风与限电的现状。最近大家谈论的非常多的就是关于新的电价政府的调整。我们作为一个正在成长的年轻企业来讲,其实还比较弱。我们不敢经历一个电价调整的大跃进。所以从这个角度上当今商务人员迅速做出了不同的光照水平、不同的装机下,在我们要求回报率所产生不同的电价水平测算,我看王斯成老师也做了非常细致的一些测算。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想这一些数字大约在一个什么样的区间能保证这行业还有一个相对稳定、持续的发展水平,我想这已经是比较公开了。我记得这会议最后还有一个非常详细的发布,所以在这里就不重复了。

  但是当我们做完这么多测算数据的时候,我们又不敢跟同行业的人分享,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些测算是基于我们的造架成本、我们的光照资源,我们的土地成本、融资成本运维费用等等这一些的边界条件,去做的一个,8%也罢、9%也罢一个常规的水平,但是除了客观的条件以外,这个不可遇见的限电,时间也不是可很可控的发放时间,以及不是很持续地方政府,或者是项目现场的地方,关于土地、电价方面的政策,会让我们的财务平添几分风险,会让金融部分平添几分困难。所以在这一点上如果对未来除了我们自身以外,我们对行业提了一个发展,我们希望行业目标和装机目标的确定,我觉得每年少发展5GW、10GW也没事,但是我们把行业的业务做的扎实。我们的电网建设、我们的资金匹配跟我们的建设目标之间,能有一个更合理的匹配。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