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太阳能光伏网

系统集成

正文

【视点】近期产业政策之争理论与实践意义何在?

导读: 近日,国内两位经济学者就产业政策等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论,此举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也引来了国家发改委的回应。从理论研究角度看,争论虽在“产业政策的存废”,但实质是关于市场与政府关系之争,理论根源是奥地利学派与新古典经济学派两种经济学思想的交锋。

  近日,国内两位经济学者就产业政策等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论,此举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也引来了国家发改委的回应。从理论研究角度看,争论虽在“产业政策的存废”,但实质是关于市场与政府关系之争,理论根源是奥地利学派与新古典经济学派两种经济学思想的交锋。从实践意义分析,此次争论聚焦当前中国经济的突出矛盾和困惑:在新旧动能转换时期,去产能的严峻性、复杂性与新动力、新业态的艰难成长并存,使得现行产业政策的调整与修订势在必行。本文认为,当前中国经济的关键在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重塑有效的产业政策。应明晰界定中央和地方的权责,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推动产业政策由直接干预型向增进与扩展市场型转变。

  张林“产业政策”之争要点何在

  近日,国内两位经济学者张维迎和林毅夫围绕产业政策激烈争论。简要回顾张林之争,焦点在于“产业政策的存废”,实质仍是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之争,根源则是两种经济学思想在中国的学术交锋。

  1、张林之争基于不同的理论依据

  张林两人都曾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张维迎作为詹姆斯·莫里斯的学生,一直推崇米塞斯和哈耶克(奥地利学派的代表人物),并对新古典经济学提出质疑,认为“政府往往比市场更不完善,政府在消除市场‘缺陷’的同时常常创造出更大的‘缺陷’。”林毅夫是西奥多·舒尔茨的门生,长期研究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和决定因素,并基于新古典经济学提出“新结构主义”理论,认为政府,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政府,应该将市场和政府的作用结合起来,在发现、培养和扶持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上扮演积极角色。正是基于不同的理论主张和实践认识,引发了这次争论。

  2、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产业政策是否应该废止”

  张维迎提出,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他认为,产业政策的失败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一方面是认知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激励机制方面的原因。政府部门搞产业政策,有掩盖错误和寻租的激励,不仅不能激励创新,而且还将阻碍创新。企业家要争取的是普遍的权利,而不应是特权。

  林毅夫则为产业政策正名,认为经济发展有产业政策才能成功,经济学家不要一概反对。劳动生产率水平的提高需要有“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的共同作用。“有效的市场”引导企业家按照要素禀赋的比较优势来选择技术和产业促进经济发展。“有为的政府”则要帮助企业家解决自身所难以克服的外部性问题,如提供给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一定的激励,企业家才会有积极性去冒这个风险。

  在此基础上,双方就“发挥比较优势与强调政府作用的矛盾”、“企业家精神与产业政策的矛盾”、“重新思考战略与体制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辩论。

  3、张林之争引起学界高度关注及国家发改委的回应

  国内经济学界多位学者就此发表观点,认为这是哈耶克与凯恩斯两种主要经济理论、两种不同发展模式在中国新经济、新路径背景下的交锋。对此,国家发改委也作出回应:“一方面,产业政策至关重要,对一国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我国的产业政策仍然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加以协调解决。”谁是谁非,并没有给出准确定论。

  此次“产业政策”之争的理论辨析

  1、自由市场与政府干预,是经济学发展史上的历史性话题

  一部西方经济发展史也就是西方经济学两大理论——市场自由主义和政府干预主义的论战历史。亚当·斯密《国富论》提出“市场是一双看不见的手”,“政府应以守夜人为天职”,哈耶克继承了自由市场的理念,认为政府只会损害市场发展运行的机制,他提倡的是小政府。而凯恩斯发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提出“政府干预主义”思想,主张政府对社会活动进行有效的干预和控制,后经萨缪尔森、斯蒂格利茨等整合创新,发展为“新古典经济学”。20世纪60年代后期西方国家经济出现的“滞胀”,以及21世纪初发生的次贷危机,使政府干预主义和市场自由主义出现相互融合的趋势。

  20世纪90年代,一些从海外归来的经济学家,将分析和研究现实经济问题的经济学分析工具引入中国经济学界,由此两种经济学思想在中国的学术交锋也此起彼伏。事实上,早在1995年,张林之间对国有企业改革就有过争论。张维迎主张明晰个人产权,“让真正承担风险、有积极性说实话的资产所有者当股东(所有者)。”否则,国家控股的国有企业改革就相当于“企图通过在马背上划白道道的办法制造出斑马的思路”。而林毅夫认为,国有企业问题的关键是“委托—代理人”之间是否会产生道德风险问题。对于大型国有企业的改革,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比简单的私有化重要。从中国国企改革的进程来看,应该是在营造市场竞争环境的前提下,采用了“抓大放小”策略来推进国企改革,对两种观点兼收并蓄,综合利用。

  总体来看,张是市场拥护者,属于自由市场学派,主张保护产权和私人权利,呼吁“回归亚当·斯密,告别凯恩斯”。而林则长期研究制度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理论,属于政府干预学派,提倡“超越凯恩斯”,强调在发展中国家要进一步强化和发挥政府的作用。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光伏系统
  • 逆变器
  • 薄膜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