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特朗普能源新政:能摆脱“能源三角不可能”理论吗

  北京时间11月16日午间,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结果出炉。此前不被看好且民调支持率一直较低的特朗普意外获胜,这一结果立即引发了全球金融资本和大宗商品等市场的剧烈波动。随避险情绪的增加,股市“闪崩”,汇市的美元暴挫,含避险功能的黄金等贵金属疯涨,而大宗商品市场中的原油却一反常态地与美元汇率同向而行,电子盘交易时段最大跌幅竟高达4%。原油价格为何特例独行?其背后还隐藏了些什么秘密?选举确定,一地鸡毛般的对选民承诺又成为新的不确定性因素,随着新政的明确、调整、落实与兑现,特别是那些所谓“能源独立”的新政会不断地外溢,如同蝴蝶效应那样,输入端微小的差别会迅速放大到输出端,并给全球带来巨大的冲击。

  颠覆前任的能源新政

  在特朗普官网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其竞选时追求的政策框架,它明确了三个主要方面的内容,即“让美国重返安全时代”,“让美国人有工可作”,“让政府重新为人民服务”。其中,让美国重返安全时代主要是从反恐、移民政策改革和提升能源独立性上入手(似乎多少有些要将美国重新带回走孤立主义道路的意味);在让美国人有工作的政策导向中,从降低和简化税收政策、增加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计划、废除为防止金融体系再危机而设置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给美国孩子更多的教育机会等5项;在让美国政府重新为人民服务中,要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增加退伍老兵的各种待遇和保障美国人的宪法权益。

  归纳起来,其核心就是“孤立+基建+减税+加息+权力还民”。试图用宽松的财政政策和废除严格监管的金融资本市场来刺激和提升经济增速,用相对孤立的贸易政策以及权力还民的策略来增加就业与捕获民心。这种看似是十分完美的全能型政策,在细细品味后发现,它确实存在有相互掣肘的牵制力。

  特别是在能源安全问题上,特郎普强调了能源在美国经济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作用,特别是就业与涉及到银行等金融系统的安全。所以,他与其前七位总统一样,也萧规曹随地提出要开展一场能源革命,充分使用好可再生能源和传统能源,但不完全相同的是,要“重构美国能源政策,提升能源独立性”,使美国转变为能源净出口国。为掀起和打好这场革命,特郎普在竞选期间就言之凿凿地宣称,全球气候变暖是一场骗局。进一步为矿物能源的继续存在和重新扩大规模使用确定了政策基调和舆论基础。

  不仅如此,特郎普又以其商人的视角评估了清洁能源等市场,并认定除支持爱荷华洲的玉米乙醇计划外,反对高成本的风力发电,但对开发致密油气(国内俗称的页岩油气)资源却情有独钟,支持用水利压裂的工艺技术进行施工;还提出结束“煤炭战争”的规划,要自上而下的重新检视奥巴马当局颁布的反煤炭规定,用以重振煤炭产业;支持Keystone XL石油管道项目,以谋求进口来源的多样化,但同时又一反常态地追求能源独立;在正视石油输出国组织作用的同时,又提出与其分道扬镳;在未完全修改美国本土油气资源出口禁令的情况下,又支持美国石油出口;在禁止或限制开采归属联邦政府油气田资源的同时,又强调开采石油的重要性,积极主张扩大天然气与原油钻井规模,甚至支持开放本国和海外联邦土地和矿石燃料生产水域的租约;在价格管理上,一方面反对垄断和遵守市场竞争定价原则,另一方面又主张进行干预,并公开宣称,一旦当选,首要任务就是拉低油价。进而,迅速改变了当下原油价格与美元汇率长期负相关的走势关系。

  虽然,最近五十年美国在能源安全问题上没有发生过重大纰漏或危机,但特郎普一系列大开大合式的新政确实存在有众多不确定性,若再将货币、财政等新政对能源产业的影响一并考虑进去,其政策叠加的牵制力还会更多,不确定性也会更大。但无论是否扩展这些影响因子,特郎普当下的政策导向将要带领美国向“能源三角不可能”的迷宫更深处走去。

  难以摆脱的“能源三角不可能”

  从特郎普能源新政中不难看出,他同时是在追求能源独立、控制价格上涨和单方向进出口管制等三个政策目标。因此,这种政策选择的结果是直接将美国逼入“能源三角不可能”的困境中,即能源独立、市场定价和自由贸易的选择困境,如下图示。

  受全球化、产业分工细化,外部贸易条件复杂化以及无疆界金融资本的冲击,导致了包括原油价格在内的国际能源价格频繁且巨幅地摆动,致使无论是能源资源禀赋丰富的国家,还是发达工业化能源消费国,抑或是发展中的能源消费国,都已很难单独抵挡的住这些外部因素对一国能源使用安全的冲击,再加上货币的“三角不可能”对一国经济的冲击,其叠加效应几乎让全球没有那个国家可以躲过此劫,并实现三个能源的政策目标。

  通常“能源三角不可能”的政策选择只能是三选两。因此,第一种选择策略是:追求能源独立和市场定价,同时必须进行进出口管制,牺牲自由的国际能源贸易。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中后期就一直采用了这种模式,但二战后,美国开始最大限度保护和限制国内资源开发,致使其从70年代后陆续丧失了能源独立;第二种策略是,追求能源独立和能源的自由贸易,在国内会进行价格管制,但在国际市场将丧失定价权。这多发生在能源出口依赖型的资源国中,特别是那些工业基础布局不健全或不合理的资源国;第三种策略是追求贸易自由和市场定价,同时会丧失能源政策的独立性,即使有能源战略,其战略的战略意义往往也会大打折扣,他们由于自身能源资源禀赋的匮乏,极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冲击,对外部能源市场的依赖性极强。特别是大多数能源净进口的OECD国家。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