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绿能宝事件】弄潮儿翻船 到底是怎么回事?

2017-04-25 09:11
退思
关注

2016年5月23日,SNEC开幕前夜,彭小峰在一场以“激情跨越,绿能远航”为主题的酒会上,极力推销在他眼中颇有潜力的绿能宝。

他将“互联网+光伏产业+融资租赁”的独特模式,比喻成呕心沥血创造的一个“孩子”。在这个觥筹交错的酒会上,极尽溢美之词地游说、展示。

“推销员”,成了这个昔日光伏大佬在一年前最大的代名词。但绿能宝却无法成为一个省心的孩子。

在一年后的2017年4月17日,绿能宝终于抵不住兑付危机,以一纸逾期公告,将自己送上了舆论的“神坛”。这纸公告带来了投资人的焦虑,也再一次引发了市场对P2P的怀疑。

虽然绿能宝事件发生以后,大量的消息充斥各路平台,但从现有的剖析来看,我们仍然忽视了一个围绕在绿能宝背后,更大的重点所在。

1“光辉岁月”

曾经围绕在“绿能宝”身上的光环有很多,登陆纳斯达克的上市母公司、美其名曰为“新模式”的互联网+光伏产业、充满说服力的名人效应……

这些光环让绿能宝在最初得到了大量曝光和种子投资人,以致于很多投资人在出事后“一串供”,才发现员原来大家都是踩到了“背书噱头”这条船上。

绿能宝创立之初,恰逢互联网金融热潮期。郎朗代言,中节能、新兴际华、史玉柱、许家印等众多实力雄厚股东背书,让具有绿色环保概念且收益率令人满意的绿能宝风靡一时。彼时,就连北京西单、王府井、中关村等地标位置的大型户外LED显示屏以及地铁的通道内,随处可见绿能宝以“租赁阳光 储蓄未来”为主题的广告。

至今,我们仍能在绿能宝官网上看见这样的荣誉展示:国际顶尖绿色设计金奖、创新商业模式大奖、中国信息产业商会新能源分会副理事长单位……

虽然这些奖的出处和成分,我们想可便知,但这些过去的“遗迹”也似乎在证明着绿能宝过去“光辉岁月”的痕迹。

但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在宣传了近一年后,一贯高调的绿能宝却很少出现在各大行业会议的场合,代言人郎朗的头像也从官网撤下。

绿能宝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在出事的几个月前,绿能宝的内部体系实际已经发生了动摇。”知情人士透露。其中被人议论最多的便是北京、上海两个主要办公地点的相继关闭。

毗邻长安街的国贸中央商务区的CBD国际大厦17层——这个曾是绿能宝北京办公室的高端甲级的5A写字楼,早已看不到在绿能宝出入的相关人员。据该写字楼管理人员称,绿能宝确曾在此办公,不过现已搬走,去向不明。

而据其他跑财经线的记者了解,绿能宝已在2016年11月底将新的北京办公室安置在东五环外的常营。绿能宝内部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士也表示,此前位于上海的绿能宝总部,现已搬回苏州,上海改为办事处驻留。而做出这些调整原因,主要在于压缩成本。

与此同时,绿能宝员工大批离职的消息也开始在业内流传。“不少行业同僚都在抓紧抢绿能宝出来的人。”某国内光伏上市公司高层表示。

而在搬迁办公室,员工离职之外,绿能宝这一年的经营情况也令人担忧。自2016年5月发布2015年年度财报以后,绿能宝母公司SPI便一直未发布任何财务数据。而绿能宝售电业务板块“绿电通”已经于去年8月关闭,就连去年5月底才发布的光伏电商板块业务“绿能桃”也已陷入停滞。

所以无论从架构还是业务来看,绿能宝的“逾期”也显然不再是一次偶然事件,更多的是这个企业光鲜表面下隐隐不安的集中爆发。

如今我们再谈绿能宝,看到的更多是“新贵陨落”、“帝国再倾”这样的表述。“因光伏补贴延迟、按照T+30日的方式进行兑付……”这样的说辞,在很多人看来,也已不再那么值得信赖和托付。

而就在公告发布不久,不少投资人群里也开始流传员工大规模离职的消息,绿能宝上海办公室的人去楼空,让绿能宝事件的进展又抹上了一层阴影。

2盘根错节

上市母公司SPI、全新的创业模式、国家支援项目成为了绿能宝早期发展的三大引擎,但通过层层剥离,我们仍会发现这些光环背后不在少数的隐性问题。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