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机会在哪?一文掌握土耳其光伏市场

2017年,国内光伏市场爆发,大批光伏企业抓住时机集中火力扩充产能,扩展国内市场;2018年,光伏政策急刹车,地面电站陷入停滞,国内市场紧急制冷,严重依赖政策的产业,配额、竞标等后续政策迟迟不落地,又赶上新产能释放周期,2018下半年及2019年,中国光伏企业都在迫切地寻找着出海谋生的方向。

谈及海外光伏市场,必绕不开美、欧、印、日、德等光伏前几个主要阵地,不过今天抛开这几个主流市场,带大家去看看浪漫的土耳其。

土耳其市场对中国光伏企业公司的吸引力着实不小。近年来,土耳其光伏市场在政策推动下的快速增长、 “一带一路”大潮裹挟之下的战略布局、国内政策扶持造成的产量扩大以及欧美和新兴市场频繁“双反”调查等贸易救济措施的负面影响等,直接或间接地将我们导向了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国家。

一、土耳其光伏市场概况

土耳其三面环海,位于地中海太阳带上,光照资源丰富。根据土耳其MENR 可再生能源总局发布的太阳能资源谱图,土耳其年日照时间2737小时,太阳能年发电潜力为1,527 kWh/㎡。

除了得天独厚的光照条件外,土耳其多荒漠的地形也很适合光伏项目的开发。据海外开发商反馈,尽管位于中东,但中东地区常见的组件高温状况在土耳其并不常见,电站发电量普遍都还不错。

从2011年全国累计光伏装机量还不足10MW,到2015年猛增至250MW,再到2016年接近1GW,2017年突破3GW,土耳其光伏发展呈指数型增长。

2018年,土耳其以1.64GW位列欧洲新增光伏装机量第二(第一名德国2018新增光伏装机量2.96GW),是欧洲光伏装机量的驱动国家之一;据土耳其国有电网运营商TEIAS的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11月底,土耳其的累计注册光伏容量已达到5GW。

二、土耳其光伏装机潜力

根据土耳其政府2023年发展远景,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需达到3GW,目前这个目标已在2018年提前实现。土耳其太阳能协会(Günder)内部人士乐观估计,2023年总装机容量可达到7-10GW,即5内时间还有约5~10GW的增量。SolarPower Europe则预计2017-2021年土耳其新增装机容量为3.4GW-9.6GW,是继德国、法国、荷兰之后的欧洲第四大市场。

土耳其电力结构显示,目前太阳能只占土耳其发电量的1%。预计到2023年,光伏发电量将占比将增加至5-6%。

三、土耳其光伏项目分类

土耳其拥有发展光伏的自然条件优势,但土耳其政府发展光伏的思路比较清奇,对光伏项目种类和规模的划分相比比较一刀切,即将光伏项目分为大于1MW的需要审批的光伏项目和不需要审批的小于1MW的光伏项目。

对于大型地面电站项目,或许是考虑到欧洲其他国家地面电站存在的各种征地、环评、审批等这类棘手的麻烦,土耳其政府规定所有的地面大型电站,由政府统一招标,土地,接入,政府都帮业主做好,企业投标电站是连路条、土地、接入点等等一起买下来;但这条路走得并不顺畅。对于小于1MW的光伏项目,由于没有接入限制,倒是在土耳其遍地开花。

据TEIAS的数据,2018年前11个月,电网运营商共注册了1,581MW的光伏系统,其中不超过1兆瓦的项目累计1,518兆瓦,只有约63兆瓦是根据国家政府对外招标被许可建设的大型项目。

总体而言,未经许可的小型光伏项目占土耳其累计光伏总容量的绝大部分,约为4.92GW,而容量超过1兆瓦的太阳能园区仅占81.7MW,市场结构矛盾突出。

四、发展目标——打造中东光伏制造中心

土耳其光伏市场本身体量较大且前景较好,地理位置优越,交通运输便利,可辐射欧美亚非,是中国光伏产业海外设厂绕开欧美贸易保护措施的极佳选择。

据SOLARZOOM追溯,最早从2013年起,由中电光伏领头,刮起了一股到土耳其建厂的热潮。当时,中电光伏为第一位在土耳其建厂的中国企业,规划落成了组件产能300MW。随后,中利腾辉、苏美达、航天机电、中盛光电等中企也于2015~2017年间跟进。

目前土耳其较大规模的光伏组件工厂包括中电光伏300MW产能、航天光伏600MW、Smart Energy 400MW、Suoz Energy 370MW等等,近期, EkoRE 1GW组件工厂已于近期破土动工,进入建设周期。另外,土耳其组件产能调整活动还有CW Enerji 扩产至420MW、BereketEnerji增产至500MW以及Suoz Energy收购希腊光伏生产设施并移建到土耳其Dilovasi的计划、Inosolar与德国SolarWorld的100MW合作计划等,土耳其组件产能扩张热度持续上升。

五、独有的土耳其模式——YEKA模式

土耳其能源与自然资源部与2016年10月9日颁布新的可再生能源法规,正式推出的新的可再生能源投资模式,其主要特点是以设备本地化制造和研发为基础条件的可再生资源电站容量划拨,具体的实现机制分为“基于本体化制造的容量划拨Allocationon the Condition ofLocal Manufacturing”和“基于使用本地所制造设备的容量划拨Allocationon the Condition of Using Locally-Manufactured Equipment”两种。

目前土耳其国内可再生能源设备工业制造能力处在较低水平,因此土耳其政府显然更急于采用第一种机制来发展可再生能源投资,即获得可再生能源资源区域和装机容量的主体必须在土耳其设立设备制造工厂和研发中心,需要满足约定的预算、研发投入、工厂及电厂投运时间、雇员规模和本地雇佣比例等要求。

1GW太阳能招标中标企业需满足的条件:

·竞标者必须在土耳其设立本地化的太阳能电池板工厂。工厂拟建设在安卡拉工业区,总投资4.5亿美元,生产单晶硅、光伏组件和电池板。

·竞标者必须在签约21个月内设立太阳能电池板工厂。建厂后36个月内,电站要开始发电。


·电厂研发部门至少要雇佣100名技术人员,其中80人为本地雇员。研发部门要求至少持续运行10年。

2017年3月,Hanwha Q Cells与土耳其Kalyon 集团组成的联合体以6.99美分/kWh的价格成功竞标土耳其新能源资源区域(Renewable EnergyResources Area ,简称YEKA)模式的 1GW太阳能电站项目。(同时参与竞标的还有Limak-CMEC-Hareon Solar(海润光伏)、(阳光能源)、AKC andGüne以上三组。)

据最新消息显示,韩国制造商Hanwha Q Cells不知因何原因放弃了其和土耳其合作伙伴Kalyon Enerji在公开招标中获得的1 GW项目,2017年12月破土动工,2018年6月已初现雏形的科尼亚500 MW 组件工厂被搁浅。

六、土耳其光伏投资环境

浪漫的土耳其,对于经商来说,却并不浪漫。

1、贸易纠纷问题:土耳其对中国光伏组件除了反倾销税外,还课收高进口税,事实上,这对于中国组件商和土耳其当地项目开发商来说都不是好事。

2、政策落地难:土耳其的本地光伏制造政策有些混乱,有本土开发商企业抱怨,土耳其称对本地制造的组件会有5年补贴,尽管这一法律条款最近才被取消,但事实是“从来没有执行过”。

3、官僚腐败问题:土耳其公务部门在执法尺度上偏差很大,在土耳其经商需要有好的人际关系;土耳其经商是一个人情社会,项目推进的环节都可能需要人情和好处费打通。德国光伏系统开发商IBC近日表示,将逐渐减少在土耳其的业务,“官僚主义严重”,尽管土耳其仍是一个具有很大潜力的重要市场。

4、市场结构矛盾突出:正如上文所提及到的情况,不需许可的小于1MW的光伏项目占土耳其全部装机量的绝大多数比重,大于1MW的光伏项目审批条件高,费用高昂。对于需要许可的光伏项目,政府给予的扶持力度少的可怜。

5、土耳其经济发展放缓,土耳其里拉贬值,汇率不稳定。最近一个新名词 叫“崩盘四国”(VITA),分别指委内瑞拉(Venezuela)、意大利(Italy)、土耳其(Turkey)、阿根廷(Argentina),汇率不稳定将严重影响光伏项目的收益问题。另外,通过本土银行获得融资并不容易,获得信贷额度非常具有挑战性。

最后一点,不少外贸商纷纷吐槽土耳其人的信誉问题:很多与土耳其有贸易往来的人都对与土耳其打交道谨小慎微,有些土耳其人开出空头支票,不兑现赖账的情况时有发生。土耳其小公司居多,注册和倒闭都很容易,往往很多小公司出现纠纷后就立即宣布倒闭,公司倒闭后就无法再追账。若双方出现贸易纠纷,在土耳其打官司也是十分劳神的,一方面时间上耗不起,一个商业官司动辄2~3年,另一方面,司法费用很高,即使赢了官司,也追不回多少钱,损失极大。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