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光伏平价“最后一公里”如何稳中求进?

2019-04-06 06:48
来源: i能源

3月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众多光伏人及企业聚集在合肥和西安两个不同的城市,同一时间内讨论着同一个目前光伏业界最为关注的话题——平价。

2019年1月,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开展平价上网试点项目建设。2月中旬,国家能源局召开光伏企业座谈会明确了“稳中求进”的政策基调,光伏将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改变资源配置模式、补贴管理机制、行业发展管理模式。

根据“十三五”的规划目标,如今距离2020年的光伏平价还有两年。经历了去年531政策的洗礼,2019年是平价的拐点之年,业内普遍认为光伏产业已经处在了平价之路“最后一公里”的关键节点。

直到3月的最后一天,整个产业翘首以盼的政策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不过,平价之路的大局已定,当下至关重要的是,平价之路的“最后一公里”光伏要如何稳中求进?

技术优化降成本

2018年光伏新增装机44.3GW,如果按照今年“稳中求进”的发展原则,理想情况今年的新增装机大概在45-50GW,而今年能否有这样的空间尚不得而知。

资深光伏行业研究员王淑娟在“PAT2019年爱光伏一生一世,十年特许权,阳光平价路——光伏先进技术研讨会”上表示,“由于目前政策仍未发布,极大地影响了项目建设时间,今年可能不大会有大量并网项目。”

目前行业内所说的平价,是和脱硫煤电价对标而言。就光伏今年的情形来看,王淑娟表示:“今年的平价项目仍以分布式为主,经过不同地区的太阳能资源和脱硫煤电价测算,我国353个地级市(除西藏电价特殊以外)在目前情况下并不是很理想,能做到平价的只有少数地区。从纯技术角度来说,东三省,尤其黑龙江、吉林,以及海南省,部分地区具有平价可能性。”

一步到位的平价是不现实的,光伏发展的十余年来,发电度电成本已经累计下降了90%以上。从平价思路来看,实现平价要从降低技术成本和非技术成本入手。

在补贴还有两年转型期的情况下,中国光伏专委会副主任王斯成认为,将组件价格降到2元/Wp以下,系统造价降到4元/W以下,通过技术创新将度电成本降到0.4元/kWh以下,就是在为平价铺平了道路。

“平价上网的技术路线主要是通过降低组件的成本,提高组件的转换效率,降低系统的集成成本,提升系统的发电量等措施来实现的。”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系统解决方案总工程师张盛忠表示。

在过去的十年里,光伏度电成本的下降,主要来自于初始投资的下降。2011-2018年间,组件、逆变器价格均出现了80%左右的下降,以推动电价的下降。在组件和逆变器两个核心成本的下降下,目前的光伏投资成本已降至4-5元/W。

那么技术成本是否还有可下降的空间?王淑娟表示,“下降空间是必须有的,组件、逆变器成本一直占比在50%左右,而下降空间主要是来自组件效率的提高和设计优化,未来度电成本的下降将主要靠发电量提升来实现。”

提升电站发电量的途径之一是采用高效的设备,在光伏系统的设计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设备选型,企业普遍主要关心三类设备的选型,即组件、逆变器、支架,这三种设备技术性能的差异也会影响到度电成本。

王淑娟认为,“双面组件+1500V系统+跟踪支架将是地面去补贴项目优选组合技术方案。”

非技术成本清阻碍

除设备选型之外,从企业的平价项目实践来看,外部资源条件也是一大要素。

“要实现平价,一方面与内部技术水平密切相关,一方面也在于外部资源条件、技术条件。”张盛忠说。

据其介绍,特变电工自第二批领跑者项目推动实施以来,开始着手进行平价上网设计。特变电工列出了31个省,334个地级市,根据脱硫煤电价的水平分别计算了每个地区单瓦投资效率,形成了最佳开发地区的排名。同时根据每个省区的脱硫煤电价结合先进技术相对应的发电小时数,以及投资收益的基准值,倒推出来每个地区的最高单瓦投资成本的限值,形成了平价上网梯队开发的分布图,在每个资源区只要技术方案的单瓦投资成本控制在限值内就可实现平价上网,同时实现收益的要求。

而同样在领跑者项目中,由三峡集团和阳光电源联合体投资建设的500MW格尔木行项目以0.31元/kWh的史上最低光伏电价开创了平价先河。

阳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彦虎论及格尔木项目时表示:“如何从整个系统角度出发,做到系统集成最优化,最大程度降低度电成本是项目团队的重点工作。”

据了解,从系统层面来看,格尔木项目使用了两种关键的先进技术,一是在海外大规模应用,但在国内还未普及的1500V系统技术,可降低电缆成本及损耗,提升内部收益率;二是可有效降低度电成本的超配设计。

平价的“最后一公里”,光伏产业还面临着诸多压力。而目前光伏平价最大的阻碍还是在于非技术成本,一直以来居高不下的非技术成本成为平价路上的阻碍。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秘书长祁和生在“2019年度电成本最优高峰论坛”上表示:“国家降低增值税政策已经落实,还要进一步规范可再生能源行业管理,需要不断地控制项目建设过程中的非技术成本。减轻企业投资经营的负担,减少项目开发过程中的土地税,降低安装运维等成本,杜绝不合理的收费。”

“如果能把非技术成本问题解决好,光伏很快就可以在发电侧实现平价,在全国范围内实现用电侧平价,这一下就可以占到至少50%的光伏市场。”王斯成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19年的去补贴平价项目仍会以分布式为主,以东南部地区为主。在王淑娟看来,平价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光伏的成本在市场化交易过程中可以跟常规的火电比拼,另外一个则是和储能相结合的平价。

“电力的本质是市场化竞争,光伏平价不仅仅是跟脱硫煤电价对标,而是和所有能源。光伏的大规模发展需要储能的配合。”王淑娟表示,“从目前来看,储能的成本每年大概在20%到25%的水平在下降,所以我们需要再给储能三五年的时间。”

同时,随着光伏平价时代的到来,解决光伏发电特性中的间歇性和波动性,光伏与储能的结合将会对电网安全性更加友好。

作者:李佩聪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