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交所一连发出22问,这家光伏企业深陷资本“迷局”

作为一家上市近10年的光伏企业,中利集团对于深交所的问询函并不会陌生。

这不,6月10日,中利集团就又一次收到。深交所一连发出22问,要求其对“应收款项坏账计提”等问题做出说明。问询函的发出,引起了媒体和资本市场的骚动,有关中利集团过百亿的应收账款、负债以及高额的利息支出引人关注。

2018年年报显示,中利集团应收账款110.09亿元。问询函提出:“请结合你公司业务模式、产品销售结构、收入确认情况及信用政策变化等,说明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保持较高水平的原因和合理性”。2017年,中利集团计提坏账12.39亿元,2018年增至16.33亿元,增长了近4亿元。

作为中国光伏扶贫的楷模,中利集团这些年却一直被“自贫”所困扰。自2009年在深交所上市以来,中利集团在财务上就隐忧不断,公司负债高昂,上市后历年利息支出总和达43.22亿元,而同期净利润仅17.82亿元,也就是说公司利润都不够付利息的。

对于资金密集且受政策影响波动巨大的光伏行业来说,现金流永远是决定生死的“生命线”。在巨额应收账款、坏账计提以及高额负债背后,中利集团的健康安全发展也处在了“迷雾”之中。

压在中利身上的“两座大山”

应收账款巨大,在光伏上市公司中属于普遍现象。对于中利集团来说,同样是避不开的一座“山”。

早在2018年3月,中利集团就曾因应收账款问题被证监会问询。当时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中利集团金额较大的6笔应收账款累计金额为50.33亿元。到了2018年末,中利集团应收账款账面余额达到110.09亿元。

来自于新浪财经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利集团自2011年起应收账款基本上呈现出每隔三年上一个台阶的状态。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相比前一年应收账款均出现大幅增长,次年则基本保持稳定。

另一方面,中利集团的营业收入在这四年分别增长了64.41%、27.65%、31.3%、71.94%。次年增幅则分别为31.82%、14.5%、-6.99%、-13.85%。应收账款大幅扩张的年份,营业收入也增长较快,反之亦然。“上市以来靠着飙升的应收账款,中利集团实现了业绩规模的扩张。”新浪财经报道得出结论说。

应收账款大幅增长,随之而来的就是坏账计提增长,这成为了压在中利身上的另一座“大山”。

华夏能源网查阅中利集团年报发现,2018年计提坏账达到了16.33亿元。从2013年起,中利集团的计提坏账便开始了飙涨之路:2013年突破了5%,2016年突破10%,2017年达到11.5%,2018年则达到了14.84%。

对于2018年高达16亿元的坏账计提,中利集团解释称:“由于受光伏行业新政及贫困县光伏扶贫项目不允许贷款等政策变化的影响,导致公司商业电站及扶贫项目的应收款回收不能按期履行,致使公司计提坏帐准备金大幅增加造成当年财报亏损”。

2018年,中利集团营收同比下降13.85%至167.26亿元,并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净利润为-2.88亿元。如果往后几年应收账款到位情况不理想,坏账计提会进一步增加,公司业绩还将依然受到严重拖累。

中利集团年报显示,应收账款中有很大金额账龄已经超过一年。截至2018年年末,有45.24%的应收账款为半年以内的,43.83亿元的应收账款超过1年,其中占比最大的是1-2年与3-4年的,分别为23.54亿元和14.58亿元。

高额负债背后的“盈不敷出”

在应收账款和计提坏账的双重压迫下,中利集团的现金流常年为负,并且盈利远远不够偿还融资利息。

根据统计,上市的10年来,中利集团仅有2013年和2018年现金流净额为正,其他年份均为负值;并且2018年在现金流为正的情况下,净利润却为-2.88亿元。现金流之殇,让中利集团的融资更为迫切。

华夏能源网根据Wind经济数据库的数据梳理发现,中利集团的净资产为88.67亿。在上市后,直接融资金额为133.27亿元。截至2018年年末,中利集团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应付账款总金额高达117.74亿元,超过了应收账款总额。

如此之高的融资和借款,让中利集团背负上了沉重的利息包袱。2018年,中利集团付出了7.93亿元的利息。从上市以来,公司历年利息支出总和达到43.22亿元,而同期净利润总和仅为17.82亿元,两者相差了25.4亿元。

针对本次深交所的问询函,中利集团还未给出正式回复。从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中利集团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并不小。连续四个季度,公司资产负债比都维持在65%至68%左右。截至2018年11月26日,中利集团实控人王柏兴已经把所持股份的99.86%做了质押。

今年上半年,中利集团的盈利状况也并不乐观。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公司2019年01-0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万元-40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8.87%-100%。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1.46%,净利润同比下降489.44%。

在中国光伏产业加速进入平价时代、补贴红利潮水退去的大背景下,光伏企业靠大规模负债自由裸泳的时代已经结束。面对政府金融监管越来越严、去杠杆化越来越严,中利集团们是时候将资本迷雾拨开,以防已经在其他行业出现的“爆雷潮”在光伏行业上演!

作者:时玉丰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