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历经百年浮沉的老店,通用电气又因何会落得“一拆为三”的下场呢?

2021-11-23 18:27
华夏能源网
关注

作者/Gavin

来源/华夏能源网

曾被誉为日新月异美国经济代名词的通用电气,走向拆分解体。

华夏能源网获悉,11月9日,电气巨头通用电气(NYSE:GE)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分拆组建航空、医疗及可能再生能源与电力三大上市公司。按照拆分计划,通用电气有望在2023年初实现医疗业务分拆,2024年初实现可再生能源和电力业务分拆。

此外,通用电气还表示,分拆完成后,公司将分别委派Peter Arduini、Scott Strazik和John Slattery,出任GE Healthcar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可再生能源、电力和数字业务首席执行官以及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

通用电气宣称,业务分拆不仅有助于改善公司财务状况,还有助于推动公司业绩回暖。据介绍,通用电气发起的分拆和系列战略投资组合行动,将于2021年底帮助其削减高达750亿美元的债务。与此同时,通用电气还宣布将取消剩余账面保理业务,以加强公司的流动性和改善现金管理。

某种意义上讲,通用电气发起的拆分更像是一场救赎。拆分或许能够化解当前的经营危局,但也意味着这家由传奇CEO杰克·韦尔奇缔造的多元巨头将彻底成为历史。那么,这家于1892年创建,历经百年浮沉的老店,又因何会落得“一拆为三”的下场呢?

美国经济的代名词

1981年,通用电气迎来了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CEO、董事长——杰克·韦尔奇。同前任总裁雷吉·琼斯的谦谦君子形象不同,韦尔奇言辞锋利且性情多变,上任后更是被众人冠以“中子杰克”的绰号。不过,时间证明韦尔奇是一位杰出的领导人。

在公司内部,韦尔奇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面对彼时公司盛行的官僚作风,他要求经理们每年裁掉表现最差又没有进步的10%雇员,并将这个过程称为“末位淘汰”。韦尔奇在掌权的早期,裁撤了大约10万个工作岗位。

从结果来看,韦尔奇对内部组织的改革是成功的。末位淘汰倒逼之下也最大限度地释放了组织活力,而这也为通用电气日后成为全美最高市值企业奠定了基础。

在公司经营上,韦尔奇掌权之初,几乎没有人认为需要变革。彼时,通用电气运营正常,是投资者公认的绩优股。不过,韦尔奇却笃信“要么改进,要么关闭或卖掉”的经营理念,在多元化经营中如果当不了一个行业的领头羊,那么就应该退出这个行业。

在韦尔奇主导下,通用电气出售了包括煤矿、半导体以及电视机在内的多项业务,同时引进了包括基德尔投资银行、雇主再保险公司和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后台老板美国无线电公司(RCA)。据统计,上述买入的新公司价值高达260亿美元。

随着业务重组的陆续完成,通用电气实现了新生。韦尔奇初掌通用电气之时,公司销售额为250亿美元,盈利15亿美元,市场价值在全美上市公司中排名第十。而到1999年,通用电气则实现了111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世界第五)和107亿美元的盈利(全球第一),彼时公司市值更是位居世界第二。

2001年,杰克·韦尔奇正式卸任,凭借在通用电气的系列成就,他也获得了“最受尊敬的CEO”,“全球第一CEO”,以及“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的赞誉。而他身后留下的通用电气则称成为了美国经济日新月异的代名词。

风格迥异的继任者

不过,随着韦尔奇的卸任,通用电气似乎也陷入了增长乏力的怪圈。

相较于言辞锋利、行事强势的韦尔奇,他的继任者杰夫·伊梅尔特则性格温和,脸上总是挂满笑容。如果要说两任掌权人间相似之处,奉行股东价值理论无疑是两人最大的共同点。不过,相比韦尔奇时代平顺的经营环境,伊梅尔特掌权时的经营环境可谓历经坎坷。

2001年,伊梅尔特执掌公司大权仅仅5天,便遭遇了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受恐袭影响的蔓延,通用电气航空业务遭受到了重创。彼时,投资机构和金融人士纷纷对通用资本的模式和通用电气的现金流情况发出质疑。

面对蜂拥而至的质疑声,伊梅尔特首先对公司内部进行了整饬,撤掉了不买其账的通用资本CEO奈登。随后,公司又把通用资本分为通用商业金融、消费金融、通用保险、通用设备服务四大板块,任命四位CEO直接向伊梅尔特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韦尔奇打造的以多元化闻名的电气巨头。拆分瘦身成为伊梅尔特任内的工作重点。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通用电气一直深陷困境,业务规模一直在收缩,先后剥离了保险、物流、媒体、金融、家电等多项业务板块,重新回归以基础工业设备制造为主的经营模式。

2015年,通用电气决定剥离总价达2600亿美元的金融业务资产,成为巨头衰败的开始。数据显示,通用的金融业务每年为公司创造的利润比,曾高达三分之一以上。

2017年,伊梅尔特掌权的时代正式宣告结束。他的继任者弗兰纳里1987年加入通用电气,曾长期供职于通用金融(GE Capital)部门,先后从事过杠杆收购风险评估、企业并购重组、股权融资等各类职位。其中,2013年通用电气以123.5亿欧元收购法国装备制造商阿尔斯通便由其操盘。

然而外界关于这笔通用电气历史上工业领域的最大收购却褒贬不一。伴随着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全球对传统发电设备的需求快速下降。通用电气并购阿尔斯通三年后,不得不以削减电力业务岗位的方式来维持经营。

关于弗兰纳里这位接班人,伊梅尔特评价称他是领导通用电气的合适人选。不过奇怪的是,在掌权很短时间后,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便于2018年突然离职。同年9月,通用电气宣布公司首席董事拉里?卡尔普(H. Lawrence Culp)成为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跨界而来的掌权者

相比于内部拔擢的前任董事长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通用电气现任董事长拉里?卡尔普(H. Lawrence Culp)无疑是一名“外来僧”。那么,拉里?卡尔普这位外来僧会念经吗?

从卡尔普的履历来看,其个人能力毋庸置疑。资料显示,入职通用电气之前,卡尔普曾担任丹纳赫集团(Danaher Corporation)首席执行官兼总裁。丹纳赫集团在其带领下,14年间收入和市值翻了5倍,分别达到200亿美元和500亿美元。

凭借着如此亮眼的业绩,卡尔普被《哈佛商业评论》选为全球最卓越的50位CEO之一。2018年4月,卡尔普以独立董事身份成为GE一员。同年9月,卡尔普光速升任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不过,对于初来乍到的卡尔普而言,2018年GE处境可谓凶险。彼时,GE除了高层领导的不断更迭之外,股价还在一年面临超50%的下滑。相比之下,同期的道指则实现了15.7%的增长。受股价大跌影响,GE惨被道琼斯工业指数剔除。不过,随着入选“全球最卓越的50位CEO之一”的卡尔普掌权,广大投资者也对这家百年老店重燃信心。

卡尔普上任后,提出了“迎接世界挑战,驱动高效未来”的GE使命。同时,GE的业务开始聚焦于航空、能源以及医疗三大板块。值得一提的是,在卡尔普治下的GE也逐渐走出了业绩不断下滑的低谷。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GE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9.79亿美元和57.04亿美元。相较2018年公司高达223.55亿美元的亏损,卡尔普的公司治理能力得到了证明。

如今,卡尔普再下狠手要将GE“一拆为三”,是其聚焦战略的延续,也就掀开这家百年老店的新篇章。从当前GE面临的境况看,“一拆为三”是一个不坏的选择。正如GE公告所言,拆分不仅有助于改善公司财务状况,更有助于推动公司业务回暖。或许有人认为GE的拆分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不过,对于这家历经风雨的百年老店而言,活下去才是最最重要的。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太阳能光伏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