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锐”公司 | 这家公司坚持做“小”生意,还自称“小华为”,剑指全球第一

2019-11-05 08:51
角马能源
关注

世殊时异,中国创业者如今敢于将触角伸向曾长期被欧美垄断的高科技领域。

文/ 粟灵

编辑 / 严凯

图片来源/ 禾迈

光伏逆变器江湖,阳光电源创始人曹仁贤弃教从商的故事广为流传。如今,一位与他有着相似经历的80后新星正冉冉升起。

七年前,浙江大学教师杨波带领他的7人研发团队,创立杭州禾迈电力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禾迈”)。这位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得者立志将科研成果产业化,主攻高技术难度的微型逆变器领域。

这一领域至今依然笼罩在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Enphase公司霸权之下,成为中国公司在光伏逆变器界最难攻克的堡垒。

二十年前,整个光伏逆变器市场都曾被外企垄断。但随着阳光电源、华为等中国公司强势崛起,以集中式和组串式为主导的逆变器行业上演大逆转。ABB、施耐德、西门子等曾经不可一世的外资巨头,如今正在加速退出该市场。

不过,杨波面临的形势比前辈们更为严峻。去年“531”新政出台后,微型逆变器主打的户用光伏行业骤然入冬,下游应用市场的大门戛然关闭。

这意味着在战事初起时,禾迈就要与外资巨头在国际市场正面作战。相比之下,前辈们的逆转则得益于中国光伏市场兴起所创造的主场优势。

尽管被新政打乱步伐,但杨波并不气馁。

他将禾迈称为“小华为”。这位辗转于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青年企业家,欲凭借国家级的技术实力,和富士康前高管为其打造的生产团队,在全球微型逆变器市场复制华为式传奇。

逆境出海

半个月前,杨波出现在第14届亚洲光伏创新展览会上。站在写有“世界第一CEC加权效率96.5%”的巨幅宣传标语前,他看上去比一年前更有底气。

去年6月,禾迈曾远赴德国慕尼黑,参加Intersolar Europe 2018太阳能展会。彼时,“531”新政出台不足一月,光伏行业哀鸿遍野,户用光伏市场更是遭遇灭顶之灾。

“‘531’之前,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都增长很快,我当初是希望能二分天下。但‘531’之后,我们马上调整战略。我们的海外业务现在占比已超过80%。”杨波说。

禾迈参加 Intersolar Europe 2018 展会

Intersolar Europe 2018 成为禾迈重点备战的舞台。在这个全球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太阳能专业展览交易会上,杨波携全系列微型逆变器产品及度电成本最优的解决方案亮相。

在欧洲乃至世界各地观众面前,这位中国参展商展示了一份亮眼的数据:2015年,其产品经美国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检测认证,峰值效率高达96.7%,CEC加权效率高达96.5%,位居全球第一;组件级MPPT保障同设备与发电环境下比传统光伏系统多发电约5%-30%;由于采用并联设计,其直流侧电压仅在40V左右,不会产生高压直流拉弧现象,从根本上杜绝了潜在的用电安全隐患以及火灾隐患。

彼时,禾迈的新产品一拖四MI-1200受到追捧。四个月后,这款产品出现在位于乌克兰首都基辅凯夫斯卡街的一家麦当劳餐厅屋顶。

在这个屋顶上,14台MI-1200、9台MI-600微型逆变器和74块电池板,组成一个总功率为30KW的光伏系统,预计全年发电量为43800千瓦时。

除了欧洲,南美也是杨波重点布局的市场。德国归来短短两个月后,禾迈又出现在巴西Intersolar South America展会上。

展会上,一幅26KW加油站工程的照片前,挤满了参会观众。这个当时已投入运营的巴西本土项目,成为禾迈打入南美市场的一张名片。

“我们在巴西有近10个经销商。巴西很大,分为北部、中北部、中部、南部等几个区域,我们在每个区域都有自己很好的经销商。在国外,我们主要是做渠道。”杨波说。

“531”新政让禾迈过早地应战于国际赛场。杨波马不停蹄地奔走各地,寄望于用高技术含量、高性价比的中国产品敲开世界市场的大门。

目前,禾迈在海外共有北美、拉美、欧洲、亚洲、澳洲五个大区。

自2016年向市场推出第一款产品以来,其产品已获得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巴西等地的相关认证证书,并销往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两年来,这家“小华为”销量翻番,其年出货量已达到十余万台,全球排名前三。

不过,海外市场面临的挑战也随之浮现。售后服务和本地化水平,成为摆在杨波面前的头号难题。

“比如说在欧洲,客户可能更希望有西方员工去跟他交流,他还会看你本地有没有技术支持网点。三年前,这块确实是我们的短板。最近两年,我们设立了很多办事处,也雇佣了一批当地员工。”杨波说。

去年11月,二十余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经销商齐聚杭州总部,参与禾迈全球经销商培训。

对于这个日渐壮大的国际化队伍而言,如何实现公司文化与本土文化有效衔接,关系到禾迈未来问鼎微逆江湖的成败。

学霸创业

管理一支国际化队伍,只是杨波从科学家转型企业家征程上必须跨越的无数关卡之一。

在摘得微逆界桂冠之前,这位前浙大副教授最为外界所称道的依然是其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得者身份。

2017年1月,“高增益电力变换调控机理与拓扑构造理论”项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成为中国电力电子技术科学的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奖,杨波是该项目的主要完成人之一。

这个由国务院颁发的奖项,是国家在自然科学领域中的最高奖励。

禾迈凭借技术实力建立起护城河,也因此减少技术转让成本,从而享有性价比优势。

美国工程院院士Philip T.Krein教授访问禾迈

但科学家创业并非易事。下海七年,杨波一直不厌其烦地向外界诉说着他的创业故事。

2012年,杨波从浙大博士后出站,留校任教。短短一年后,年仅32岁的他就评上副教授。不出意外的话,正教授和博导职称三五年后也指日可待。

这样的晋升路径难以激起杨波的热情。他开始思考“什么是成就感”。

“等我老的时候,我到全世界去,就像华为任正非一样,看到这个国家有我的技术研发的产品在应用。当我发觉这是最开心的事情时,我觉得我只能做公司,学校是不可能实现这个梦想的。”杨波说。

于是,留校任教当年,他就与6名同门师兄弟一起创立禾迈。不久后,杨波辞去教职。同时,他又说服即将赴美任教的赵一辞职创业,担任研发总监。

为此,赵一的妈妈专程从东北赶往杭州,找杨波谈话。

在多数国人眼中,体制内稳定的工作和美国知名大学的教职意味着一只脚已迈入上流社会,而创业让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令杨波和赵一来意料不到的是,与上一辈的价值观冲突成为他们创业伊始不得不面临的一道坎。

民营经济活跃的浙江一定程度上缓和了这种价值观冲突。但互联网吹起的高薪泡沫,却不断考验着这群为了理想仅拿10万年薪的浙大博士。

不过,对于掌舵人杨波而言,选择正确的航向才是当务之急。

禾迈成立前一年,阳光电源成功登陆创业板。这家彼时已占据中国市场近半壁江山的光伏逆变器供应商,正在向全球霸主地位发起冲击,并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价格战。

基于此,杨波不愿涉足其主导的集中式逆变器市场。

他也没有选择后来让华为异军突起的组串式逆变器。彼时,组串式虽尚未在商业上获得成功,但技术上已无门槛,有意者可轻松购买技术专利并将之落地。

“学霸”杨波不愿丢弃其引以为傲的技术壁垒。“我们最核心的是技术。理论上讲,技术门槛越高的对我越有利。”

Enphase在商业上的成功让他看到微型逆变器的希望。

传统逆变器是将所有光伏电池生成的直流电全部串并联在一起,再通过一个逆变器将直流电逆变成交流电接入电网。而微型逆变器则是对每块组件进行逆变,这有利于提高整体效率,同时也可以避免直流高压、弱光效应差、木桶效应等。

不过,微型逆变器目前也存在明显弊端。

“相比而言,微逆的价格实在有点高。从性价比的角度来看,大型光伏电站项目不会选择微逆。”一位光伏电站下游从业者称,“它更适合户用市场”。

此后四年,禾迈团队苦心研发。直到2016年才推出第一款产品。
“我们中间也走了一些弯路。我们都是学校的理论派,对工程和生产经历了一个学习的过程。”杨波说。

一年后,中国户用光伏市场出现爆发式增长。刚刚捧得国家自然科学奖的杨波迅速投入战斗。

然而好景不长。短短一年后,“531”新政让这个炙手可热的新风口骤然降温。杨波也不得不调整战略,把重心倾斜于海外市场。

从长远来看,微逆与组串式逆变器终将一战。但在此之前,禾迈似乎更倾向于先在微逆圈内部蚕食Enphase的份额。

时至今日,Enphase依然以每年约300万台的出货量占据着绝对霸主地位。禾迈与另一家中国公司APsystems昱能科技,合计份额仅约为Enphase的1/10。

“5年内,我的目标是超越Enphase,成为微逆的全球第一。”杨波说。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进程中,在不同细分领域,涌现出无数草根创业者,他们一起描绘出中国商业世界的激荡本色。

但世殊时异,中国创业者如今敢于将触角伸向曾长期被欧美垄断的高科技领域。 在微型逆变器领域,杨波正在用自己的商业实验,试图在新的历史进程中写下时代注脚。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