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详述与德国电价息息相关的德国EEG法案及可再生能源补贴机制

据了解,今年的德国电能系统账户盈余较去年减少了近40%。由于今年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增多以及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增加,EEG附加费帐户“入不敷出”,盈余逐步减少。

根据德国统计网站netztransparenz的最新消息,今年九月份,德国通过征收可再生能源附加税的方式获得20.2亿欧元的收入,本月,向可再生能源电站运营商支付的补贴及其他支出总计约27.6亿欧元。截至9月底,为德国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资金的德国EEG征费帐户累计盈余为21.9亿欧元(24.1亿美元),与八月份相比下降了约7.37亿欧元。

不断上涨的可再生能源附加税

2000年,德国首次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案》(下文简称“EEG法案”,EEG= Erneuerbare-Energien-Gesetz),确定了以固定上网电价(Feed-in-Tariff,FIT)为主的可再生能源激励政策,推动包括光伏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发展。

可再生能源附加费(也称为EEG附加费),是德国终端电价组成的一部分,它取之于民,用于可再生能源电价高于市场价的部分,也就是俗称的“补贴”,以促进国家发展可再生能源发展,也算是用之于民吧。(补充:德国电价主要由电网费(约23%),购电和销售成本(各占25%)以及其他税费组成,其中可再生能源附加费约占总电价的25%)。

据统计,从2006年到2017年,德国终端用户平均电价从0.1946欧元/kWh上涨到了0.2916欧元/kWh,涨幅接近50%,上涨中“贡献”最大的当属可再生能源附加费,从0.0088欧元/kWh涨到0.0688欧元/kWh,占电价涨幅的60%以上。

众所周知,放在电价普遍高于全球平均值的欧洲,德国电价也是一骑绝尘,冲在榜首位置。高额的电价,甚至让德国人在炎热的夏季空调都不舍得安装。

2010年左右,EEG附加费连续10年的大幅上涨曾引发德国社会的激烈反应,默克尔政府不得不加速推动可再生能源电价竞标机制的实行,取代固定补贴电价,以抑制不断上涨的终端电价。

水涨船高的德国电价

正如上文所说,EEG附加费分摊在电费中,最终由德国电力消费者承担。

这笔资金定期存入德国电能系统账户里,每年从这个账户中支付给可再生能源运营商的资金超过200亿欧元。自1998年推出以来,除2015、2018和2019年以外,可再生能源附加税账户的余额一直在不断增长。

EEG附加费每年都会根据项目实际补贴情况进行调整,这一调整也会直接反映到德国普通电力消费者的电力账单上。这两年,EEG附加费有涨有跌,2019年为0.064欧元/kWh,预计明年会有所上涨,到0.065~0.067欧元/kWh。

根据Agora Energiewende智库的最新分析,到2021年,德国EEG附加费将到达顶峰,约0.07欧元/kWh,之后,早在20年前就投入运行并享受补贴的第一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补贴期结束,EEG附加费将开始下降。自2021年德国完全采用竞标电价方式开始,预计电费将会随之大幅下降。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