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首位“太阳王”施正荣的故事,是了解中国光伏产业的第一面镜子

英国《卫报》近期长文回顾,全球光伏奇迹崛起的背后,中国首位太阳能首富施正荣的早期创业经历

文/xing zao

回到光伏产业化起点的2000年,所有人都低估了光伏产业崛起的速度。

英国《卫报》近期的一篇文章提到,当年,国际能源署做了一个当年十分大胆的预测,20年后的2020年,全球光伏太阳能发电的规模将会达到18GW。但是,7年之后的2007年一年当中,全球光伏发电的装机量就达到了这个数字。

犯下错误的不只是IEA,几乎所有人都低估了光伏产业的进展。《卫报》认为,一批聪明的澳大利亚科学家,和中国产业的努力是背后的主要原因。

回顾这一往事,除了让更多人知晓,中国光伏产业崛起的片段之外,也想重复此前《智物》(微信公众号:智物科技评论,IntellegentThings。)曾经提到的逻辑:推动光伏产业前进的终极动力,以技术进步降低度电成本的要求仍在,无论其产业影响力和规模如何,守旧者必败。

太阳能产业的“前世今生”

彭博智库的一位分析师认为,在光伏行业逐渐兴起的前几十年中,国际能源机构对于过去的二十年里太阳能和风能的使用量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并且还严重夸大了煤炭和石油的需求。

美国一直在寻找摆脱对中东石油依赖的机会。1973年11月,尼克松政府宣布以摆脱中东石油依赖的“独立计划”。卡特在1977年4月宣布能源转型为“道义上的战争”,并向可再生能源研究投入数十亿美元。

太阳能光伏成为美国偏远地区、卫星等特种行业,以及太空飞机等特殊产品的电力提供商。

一本名为《光伏的世界》的书中,记录了当年的光伏行业最初的盛况,包括像SunPower这样的巨头崛起。

在里根上台后这一切都戛然而止,美国人开始对光伏不感兴趣。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马丁.格林发现了太阳能巨大的价值。在马丁.格林之前,太阳能电池基本上还停留在1954年在贝尔实验室里的样子,效率没有什么改进。马丁.格林曾在加拿大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员,中标了美国太空总署的太阳电池项目。

格林的光伏实验室创下了太阳能光伏电池的效率的世界纪录。在光伏产业的早期,人们普遍认为20%以内的转化率是光伏太阳能电池所能达到的极限,这个指标指的是太阳光的输入功率和电池的输出功率的比值,对于整个光伏的运行成本至关重要。

1989年,他的实验室建造出了第一个以20%的效率运行的太阳能电池,打破传统,也为太阳能光伏的产业化奠定了基础。

这一发现有多么重要?如今,马丁·格林被称为光伏之父,不是1839年就发现光伏效应的贝克勒尔,也不是成功解释光电效应的爱因斯坦。

首富施正荣

也正是在1989年,一位来自中国的学者,在新南威尔士大学电气工程系的布告栏上,看到了一则马丁·格林教授招聘研究员的广告。

他就是施正荣。当他走进办公室询问有关工作时,施正荣被告知这个职位已经招满了,施正荣进一步询问是否有兼职工作,格林的回答也十分勉强。

奇怪的是过了几天,格林本人发邮件给施正荣,可以给他一分全职的工作。格林态度转变的原因,施正荣也不得而知。

思考权衡之后,施正荣拒绝了得到全职工作的机会,转而申请当博士。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施正荣就获得了博士学位。格林很欣赏这位能力强的弟子,任命施正荣成为悉尼太平洋太阳能公司的研发负责人。

实际上,施正荣一直是这家公司的运营管理人。

2000年,施正荣受邀举家回国创业,一同带回国的还有三立方米的技术资料.......

2002年,施正荣创立无锡尚德,这家公司开始工业化生产光伏太阳能电池板,实际运行效率达到了17%,这一产品震动了业界。施正荣说:“当人们看到我们正在制造大面积、高效率电池时说,这就是未来。”

在公众视野中的施正荣,是将学者范和暴发户结合的很巧妙的光伏企业创始人的形象。

无锡尚德一开始的成功,低制造成本是一方面。但施正荣的价值在于将中国的制造业优势与澳大利亚获得的知识产权相结合。从2001年到2008年,他每年至少两次往返于无锡和新南威尔士大学之间,带回了不少专利技术。

与此之外,施正荣与澳大利亚顶尖学府的优秀工程师一直保持着亲密的联系。2006年间,每年至少有两名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博士生被借调到尚德。这使得该公司可以在激烈的竞争中凭借低成本生产和人才技术的引进保持优势地位。

2005年底,无锡尚德上市。2006年,身家186亿美元的施正荣成为当年的中国首富,也是光伏行业诞生的首位首富。

2000年的中国太阳能光伏组件产能不足10兆瓦。此后几年,快速发展,到2007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组件产地。

败于拥硅为王

2008年末,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欧洲自己的债务危机很快也随之而来。然而,从2009年到2012年,施正荣坚持不懈地扩大了尚德电力的产能:从1000兆瓦扩产至2400兆瓦。

他的资金主要来自当地银行的短期债务,截至2012年3月总计15.7亿美元。与此同时,该公司的权益仅为8.03亿美元。

金融危机的到来重创海外客户,也让光伏订单猛减,价格也随之下跌90%。到2012年初,在一个饱和的行业中,尚德面临着越来越大的亏损。施正荣与董事会的分歧也越来越大。

2012年,欧美等国政府开启对中国光伏产业的反倾销、反垄断调查,打压中国产业;同时,各国政府开始缩减对太阳能等开再生能源的价格补贴。几大措施出来之后,重创中国的光伏产业。

光伏的成本将会低于多数煤炭电厂

2012年,也被称为光伏产业最黑暗的一年。尚德的股价从90美元跌破一美元,施正荣的身家也大幅度缩水。曾经风光无限的无锡尚德也轰然倒下。无锡尚德审计发现某项合同的债券担保有假,施正荣被罢免。

施正荣是中国光伏产业涌现的第一个首富。麦格理大学的一位教授对《卫报》评论,无论后来者如何评价无锡尚德,这家公司都在推动中国、世界变革进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光伏进化,仍未停止

施正荣的故事,是了解中国光伏产业的第一面镜子。

中国的光伏产业从一开始就高度市场化,基本上没有给国企任何参与的机会,曾经的中环股份是个例外。

发改委可再生能源中心高虎在一片文章中说,中国光伏产业的起点是三头在外,市场、材料、装备……

几轮技术替代,从多晶硅转向单晶硅,从薄膜路线向晶硅路线,经历了多位首富的交替。大多数国人还没有意识到,中国光伏产业正在奇迹般地获得全球的主导权。

如今看来,中国光伏产业的优势地位,远高于通信产业。2018年,曾经率先对中国发起双反的某些市场,开始悄悄恢复了中国光伏产业的交易。

最近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光伏正在成为全球最便宜的电力来源。中美两国的机构都已经明确预测,在2023年,多数煤炭电力发电厂的性价比将会低于光伏。

前提是,只考虑发电,而未考虑储能。整体光伏度电成本推动的技术进步要求,还在继续,新的硅片尺寸已经出现,新的电池技术也已经在推广应用当中。

当下,中国光伏产业硅料价格飞涨,也一如施正荣所在的2012年前后,重新进入拥硅为王的状态,硅料价格正在逼停整个光伏行业的进展。这也预示着,新一轮的技术切换,与龙头的更替,似乎已经近在咫尺。

……

(关注微信公众号“智物科技评论”,入群与作者聊科技行业趋势)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