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黄鸣:爱太阳能热水器

   在联合国第十四次可持续发展大会上,黄鸣足足讲了17分钟。“我听到周围啧啧的惊叹声,看到不同肤色的朋友脸上呈现出同样赞赏的表情。”说到这些,黄鸣整个身体都仿佛沐浴在阳光中。

   回顾半生,黄鸣这样总结自己———

   2006年5月,他被请上联合国讲台,各国政要台下聆听他的授课;“太阳王”是国际能源界给他的名字,以他名字命名的“皇明”品牌价值早已超过50亿元。

   不过,十多年前,他还只是科研院所一名清高的研究人员,为出国接亲戚的班还是留在国内自己创业举棋不定,他曾经彻夜不眠。

   员工来砍刀到眉梢心不动

   1995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正处在人生的三岔路口:出国?继续当工程师还是创业?”坐在笔者对面曾一度谈笑风生的黄鸣,企图把这段经历彻底从记忆中丢开,“我又睡不着,这是第三个晚上了。”

   当时的黄鸣,是原地矿部石油钻井研究所的一名成果颇多的工程师。当时,海外的亲戚回国找接班人看上了他,而他挂靠国有单位的公司正在悄然运作。

   “看我今晚还睡不睡得着,如果睡着了,我就干。”黄鸣回想起作出决定的这一刻,轻松了很多,“这么一点儿事我都摆不平,稳不下心来,将来我要面对很多未知的事情,首先精神上就不合格。如果还失眠,我就安心过一个平凡的人生。”结果第三夜,黄鸣一夜好觉。

   决定一下,黄鸣历经波折,从未动摇过把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皇明”带大的痴心。

   1995年,黄鸣曾遭员工举刀来砍,那时的皇明就是几间仓库。接近年关的一天,黄鸣在工厂巡查,发现一名员工做的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竟偷偷将次品放在不显眼的地方,企图蒙混过关。

   黄鸣当着全部工人的面对这名员工说:罚款1000元。黄鸣介绍,当时这名员工并没说什么。但第二天晚上,这名员工竟举着刀冲进黄鸣家里,大喊着:“你不让我过,我也不让你活了。”黄鸣走上去:“有本事你就把刀放在我鼻梁上,我眨一眨眼,就不是条汉子。”当时周围的人纷纷上来阻拦,这名员工哐当把刀放下,跪了下来:“放了我吧,我再也不了!”“这次不能放,我罚你这1000元不会进我的口袋;以后你做得好,我再奖励你。”

   后来,皇明的老员工告诉笔者,别看老板平常温和得很,但为了产品,没少骂别人“脑子进水了”;为了客户,也没少爬树上墙。笔者有幸在博客上联系到1993年黄鸣的一位客户。客户告诉笔者:当时我就跟我老婆说,信不信由你,我敢说黄鸣一定会成大器,因为我看到他的境界———不是想当暴发户,他的眼界———决不只在德州、山东。

   千人出走老板练就神功

   果真,皇明从1995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到2000年便名扬大江南北。然而,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随后三年,皇明发展到一个民营企业在发展五六年后都要经历的瓶颈期,业绩连年停滞不前。

   是继续走高质高价路线,还是降低身价争夺市场?皇明企业内部分成两派,坚持继续走高质高价路线的决议虽已定,但下面反对声却未停。

   开始黄鸣自己也犹豫不决,一边是改革势在必行,一边元老牢骚抱怨。黄鸣说:“我整夜整夜地找他们谈心,你越自责,他越觉得委屈,根本讲不到心里去,讲得人心力交瘁。”在各种场合下,黄鸣总是检讨自己的失误,原想老板亲自检讨部属会跟着检讨,从而解决问题。

   “大失所望的是,我的带头让那些元老们觉得更加委屈,变本加厉地坚持错误,同时牢骚、怪话、抱怨不断,整个公司士气不振。”黄鸣说,“现在想起来,这些人的影响太恶劣了,造成的损失几千万可能都不止。”

   “战场上违令不从者,斩!”黄鸣说,“但我们不是军队,怎么办?”当时正好GE前CEO杰克·韦尔奇来华与企业尖峰对话,给了黄鸣答案:企业有3种人不能用,特别是有能力、有影响力,但对企业不认同的人对企业伤害最大。“我决定照韦尔奇的方法去做。”黄鸣开始明确地与改革派站在一起,“我们不再做解释,不换思想就换人。”

   此后的几年,皇明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人员地震,创业元老、中高层等大将300人,强兵700人集体离职,皇明近5000人的大军只剩3600多人。

   2004年底,皇明大胆起用了一批新的高层管理者。奇怪的是,业绩三年停滞的皇明,2006年销量增加近一倍,利润翻了好几倍。黄鸣后来说:“成长中的企业犯错是早晚的事,老板可以从心底认错,但绝不能把自己错了挂在嘴边,更不能把伤疤揭给别人看,而是要从行动上整改,有了改观,把它作为正面案例传播出来。”

   疯子黄鸣屡次拍案而起

   从员工来砍,到自己“砍”员工,黄鸣说,企业发展中的种种事情,最终影响了老板的性格:黄鸣不仅对员工发脾气,对某些不作为的官员也敢拍桌子。

   2005年,一次给某主管部门的负责人汇报工作,建议对方修改有关规定支持太阳能产业发展,磨了大半天结果仍没说通,黄鸣忍不住拍案而起,说:“再说不通,我带着几万人到你头头那里吃饭去。”

   后来说起这件事情来,黄鸣自己觉得不好意思:“这样对人家官员确实不对。”但他对吵架有自己的奇怪解释:发火是引人注意的最高效办法。黄鸣说,譬如要建议李嘉诚在东方广场上装太阳能热水器,他可能说楼顶地方太小,装不了那么多,只装几台太不经济,黄鸣就准备跟他吵一架:“我好好跟他说,他一个华商领袖,根本记不得我,我一吵,他肯定记住我,随后就能找机会慢慢磨合。”

   黄鸣的周围,有很多“吵”出来的朋友。

   “他就是一个理智的疯子。”东南大学建筑设计专家朱老师就是其中一个,2005年黄鸣策划筹建太阳谷,他是黄鸣请来的专家顾问。

   所谓太阳谷,是黄鸣正在建设中的,全国乃至全世界规模最大、建设最完善的太阳能示范区,这里有节能率达到100%的“零能耗别墅”,有世界最长的太阳能光电大道,有规划之中的可再生能源大学和太阳能未来世界。

   朱老师告诉笔者一件趣事。有一天晚上,他睡觉了,突然接到黄鸣的电话,黄鸣在电话中说,他来跟我探讨个问题,“也不管别人睡没睡,也不问别人同不同意。”朱回忆说,“黄鸣告诉我已经到家门口了。”

   说起黄鸣的疯事,朱老师作为专家在皇明第一次遇到开会不给饭吃的事。作为请来的专家,无论到什么企业,都是好吃好喝地招待,但到皇明大家开会开到两点多,争论激烈,黄鸣不许吃饭,还说:“吃饭可以,我们有馒头,有快餐,咱们就现场吃。”

   被人说到自己的“糗事”,黄鸣急忙辩白,这吵架现在可不是我黄鸣一个人的事情,吵架军团现在已扩展到整个行业了,大家为了太阳能发展四处找架吵。

   联合国讲台黄鸣讲了17分钟

   正是这种吵架精神,率领他的皇明,率领整个太阳能行业,用十数年时间,黄鸣完成了西方国家30年未完成的事情。

   迄今,中国悄然成为世界上太阳能热水器最大的生产和使用国,总保有量达到7500万平方米,占世界的76%,覆盖1.5亿人口。

   作为我国太阳能产业化的开拓者———皇明2005年推广量约200万平方米,超过欧盟的总和,是北美的两倍多。

   2006年5月5日,联合国第十四次可持续发展大会在美国纽约召开,黄鸣作为邀请来的中国唯一一个民营企业代表,站在了联合国的讲台上。

   2006年2月的一天,黄鸣接到了邀请函,来者是联合国第十四次可持续发展大会组委会。大意是:黄鸣先生,我们认为您在近20年中,持续地对可再生能源,对可持续发展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就此我们邀请您在会上发言。

   据说,黄鸣是大会组委会专门邀请的民间代表,也是中国唯一一位民营企业家在会上作主题发言。“在纽约的那天,我觉得我就是中国太阳能的代言人。”

   按照规定,在这次国际会议上,各国首脑发言时间5分钟,各国代表团团长发言3分钟,像黄鸣等坐在主席台上的主发言者时间6到7分钟。

   不过,在这次会议上,黄鸣足足讲了17分钟。“我听到周围啧啧的惊叹声,看到不同肤色的朋友脸上呈现出同样赞赏的表情。”说到这些,黄鸣整个身体都仿佛沐浴在阳光中,现在皇明推广太阳能的方式,正在全世界扩大。

   回顾半生,黄鸣这样总结自己:我最好的品质不过是“热爱”两个字,而我唯一的追求只是爱“热”,爱太阳能热水器。

   (编辑:xiaoyao)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