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重磅!阳光电源进军氢能

6月18日,合肥阳光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资料显示,该公司为光伏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100%控股,法定代表人为程程,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含:在线能源监测技术研发,在线能源计量技术研发,新兴能源技术研发,智能控制系统集成等。

图片来源:企查查

此举意味着,又一光伏龙头进军氢能!

“双碳”目标下的光伏和氢能

光伏和氢能,两者并不存在太大交集。前者是一种利用太阳电池半导体材料的光伏效应,将太阳光辐射能直接转换为电能的一种新型发电系统。后者则是一种二次能源,需要通过一定的方法利用其它能源进行制取,而不像石油、天然气可以直接开采。

但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下,作为清洁能源的两个分支,光伏和氢能都成为了发展焦点。

图片:光伏产业链

其中,光伏经过数十年发展,尤其是最近十年来,我国光伏企业在产业链上下游不断通过技术创新实现降本增效,让光伏发电成本下降了近90%。成功进入了平价时代,得到了世界各国的重视,纷纷发布政策支持光伏发展。

相比之下,氢能虽然也有利用率高、导热性好、利用形式多等优势,发展却显得有些滞后。早在世纪初,很多人就认为,未来一定是清洁环保且排放物仅为水的氢能源汽车的天下。

时间眨眼就来到了20年后,虽然丰田早在2014年就推出了首款氢能源乘用车Mirai,并在全球多个主要汽车上市销售,但多年累计销量也不过一万多辆,放在每年全球高达七八千万辆的汽车销量中,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浪花。更多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是车企宣布放弃氢燃料汽车项目的消息。

在其他方面,氢能利用也乏善可陈,相比光伏、风电等清洁能源发展,明显要略逊一筹。

究其原因,主要是氢能存在制氢成本高、运输贮存不方便、在使用中存在安全隐患等弊端,每一项都限制了氢能的发展。

当然,任何清洁能源相比于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在发展初期都会遇到重重障碍。正如发展初期的光伏,成本也高居不下,仅能应用于少数场景。但在众多企业不断的技术突破之下,光伏已进入寻常百姓家。现在的氢能,也需要众多企业共同的技术突破。

意料之中的阳光氢能

阳光电源作为我国老牌企业,从1997年成立以来就一直致力于新能源发电领域,已经取得卓越成绩,尤其是光伏逆变器领域。据知名市场研究机构伍德麦肯兹最新的发布“2020全球光伏逆变器供应商市场排名”显示,阳光电源2020年光伏逆变器全球市占率高达19%,高居全球第二。

此外,阳光电源还是全球首个以光伏逆变器为主营业务,市值突破千亿的光伏企业。但这次阳光电源成立阳光氢能,却在意料之中。

2019年7月,阳光电源在山西晋中榆社县签订了一个300MW光伏和50MW制氢综合示范项目;2019年9月,山西省屯留区200MW光伏发电项目(一期)开工暨二期500MW光伏制氢项目签约仪式。

今年3月,阳光电源发布了“SEP 50”PEM电解槽。据悉,该新品是目前国内可量产功率最大的PEM电解槽,且具有体积小、重量轻、寿命长的优势,而电解槽又是制氢的重要工具。可以看出,阳光电源布局进军氢能并非一时之举,而是布局已久。

光伏企业进军氢能

同样在今年3月,光伏龙头隆基股份与上海朱雀嬴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出资3亿元,成立西安隆基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引起了社会各界对氢能的关注,甚至让很多氢能相关上市公司股价涨停。

图片来源:企查查

随后,晶科科技和保利协鑫等光伏企业也宣布进军氢能,主要方向都是发展光伏制氢,看似“不务正业”背后,为何却能获得一致好评?这还要从氢能的种类开始说起,根据制取方式和碳排放量不同,我们说的氢能可以分为三种:灰氢、蓝氢、绿氢。

其中,灰氢是通过化石燃料(例如石油天然气、煤)燃烧产生的氢气;蓝氢是在灰氢的基础上,应用碳捕捉、碳封存技术,实现低碳制氢;绿氢是通过光伏发电、风电以及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在制氢过程中基本上不会产生温室气体,因此被称为“零碳氢气”。

可以看到,灰氢和蓝氢在本质上都没有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环保。但灰氢在全球氢气产量占比却高达95%左右,绿氢反而占比极低。

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还是成本。据国际能源总署(IEA)报告,2018年灰氢生产成本为每公斤0.9-3.2美元,绿氢的生产成本却是每公斤3-7.5美元。两者间存在高达三倍的价差。

光伏制氢为何被一致看好?

光伏制氢恰好就是绿氢的“灵丹妙药”,正如前文所说,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如今全球大部分地区光伏都进入了平价时代,光伏电站上网电价也屡创新低。目前全球光伏上网电价最低的是沙特Al Shuaiba光伏项目,上网电价换算成近0.068元/千瓦时,我国最低为0.1476元/千瓦时。

图片来源:阳光电源

但在很多地区,因电网运输或其它原因,还存在弃光现象。如能将这些成本极低的电能用于制氢,将让绿氢生产成本大幅降低,同时也解决了前文所说的氢能制氢成本高的问题,让氢能取得飞跃式的进步。

这就是为何光伏企业进军氢能,几乎都能获得一直看好。同时,我们也能注意到,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之下,不同领域的能源企业跨界发展,并不是新鲜事儿。

锂电龙头宁德时代进军光伏、风电;风电龙头明阳智能进军光伏;光伏龙头隆基、阳光电源进军氢能,必定会让光伏和氢能,迈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