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阿特斯Alan King专访:依然坚持美国光伏市场

  问:您能评价一下在中国生产和在美国生产或在加拿大生产的实际成本之间的差别吗?造成这种成本差别的最大背后原因是什么?政府的支持、规模经济、劳务成本还是其他成本的差别?

  Alan King:我想做一下广泛的评价,我们的具体(成本)数字不能向外界公布。从历史的角度来讲,我们通过已经在美国实行的纵向一体化战略,我们一直都在降低生产成本和原材料成本方面处于领导地位。

  我们不难看出,中国、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主要成本差别在于劳务成本。

  我们在中国的劳务成本远低于我们在美国的劳务成本。部分原因在于自动化生产方面,通过自动化工厂,我们可以使用更少的人力生产出更多的产品,但是劳务成本和土地成本一样都是主要成本。

  我们认为不管是中国政府的补贴政策还是美国政府的补贴政策都不是(造成成本差别的)主要因素,对我们的业务增长没有多大的影响。我们的大部分增长得益于具有组织性的集资,我们更多的是关心将生产设施投入到市场生产中去,获得增长,对太阳能的支持是保证拥有本地成分或进行本地生产再进入市场。

  问:安大略省的本地要求,欧洲本地生产的组件增加了上网电价,再加上本次的裁决,您认为太阳能生产的地方保护主义政策正在崛起吗?

  Alan King:我想,如果您读了相关报道,了解实行的惩罚性关税,甚至是美国暂时实施的惩罚性关税;如果您了解太阳能世界(SolarWorld)公司在欧洲进行的贸易诉讼案件的潜在因素,如果您再去看看印度,情况也是一样,安大略省要求带有本地成分,很明显,地方保护主义正在崛起,对本地成分的要求也在增加。

  问:您认为这(地方保护主义的崛起)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是什么?

  Alan King:我认为,我们不能忽视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行业,最重要的因素是太阳能的分布问题。我认为不管是在美国或欧洲,大部分由太阳能创造的工作岗位是属于下游工作岗位,这些岗位薪资高,覆盖白领、蓝领和绿领工作岗位,涉及的领域有市场营销、销售、安装、工程、金融和物流。

  因此,我们认为,在美国要求加入本地成分,将会增加损害创造大多数就业岗位的引擎(太阳能行业)的风险,这种情况在过去的几年中尤为突出。对于我们所希望的,我们务必要小心。比如,在美国,为了保护一些生产型工作岗位,我们冒着失去成千上万份下游安装工作岗位的风险。

  正如我先前提到的,太阳能行业的大部分工作岗位是属于下游工作,并不是生产型的工作。其他一些项目,不管是否是支架系统等系统平衡类项目,进行本地化生产的效果会比较好。因为你需要很多铝,需要很多的铁路和空运运输,所以在本地进行生产就地取材比较好,组件生产的原材料也不例外。

  我认为,在要求加入本地化内容方面需要谨慎,不能做的太过,引发大幅提高产品价格的情况,这将会与安装在成千上万家庭中和全球范围内的业务的低成本的目标背道而驰。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