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起底中国光伏20年,中国光伏何时能领先世界?

2021-04-17 10:29
市值观察
关注

20年跌宕、血泪与血拼,中国光伏这次一定要领先世界一把!

作者:文雨

它在短短几年造就多位首富,又在短短几年让首富们一一坠落。

高光时的戛然而止,低谷中的涅槃而生,再多的笔墨怕也写不尽中国光伏这二十年的刀光剑影与快意恩仇。

【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

2013年,中国光伏产业身处低谷,刚杀进行业不久的汉能董事长李河君却凭一本《中国领先一把》成了新的风云人物。他在书中洋洋洒洒、高谈阔论,核心就是中国可以通过光伏革命来实现弯道超车,完成国家崛起。

李河君道出了早期光伏企业家们的情怀或野心,不管是心系国家前途,还是被财富神话激励,他们就这样开启了中国光伏的拓荒时代。

时间回到2000年,一家名叫西安新盟的公司成立了,这就是日后名声大噪的光伏巨头隆基股份的前身。但在当时,新盟的掌门李振国还未完全踏入光伏圈内,真正推动中国跑步进入光伏时代并启蒙了新盟等后来者的是一个叫施正荣的男人,业内给他的评价是:

将中国光伏与世界水平的差距缩短了15年。

20年跌宕、血泪与血拼,中国光伏这次一定要领先世界一把!

▲左二为施正荣

2001年,澳洲留学归来的施正荣和杨怀进共同创办了无锡尚德,以太阳能电池片及组件研发与生产踏入光伏业。第二年,尚德的第一条生产线宣布投产,产能15兆瓦/年,这放到现在根本不值一提,但当时却相当于中国光伏电池此前4年的产量总和。

创业前几年,施正荣和他的无锡尚德并不顺利,甚至连发工资都成问题,基本靠政府的扶持活着。

转机发生在2004年,这一年,欧洲开始加大光伏补贴,全球光伏市场规模陡增,光伏企业看到了无限商机。乘借产业爆发的东风,第二年,成立才四年的尚德便登陆纽交所,施正荣一举跻身中国首富。

巨大的财富效应下,在河北,已经入行的苗连生加大赌注,带领他的英利斥资四亿元启动了二期工程,继续押宝多晶硅;在江西,一个30岁的年轻人也在政府的扶持下杀入光伏产业,只争朝夕成立了赛维LDK

2006年,赛维的100兆瓦硅片正式投产,一出手就成了当时亚洲最大的多晶片生产商。与此同时,从尚德出走的杨怀进与靳保芳共创了河北晶澳太阳能公司,杨怀进出任CEO,并放出豪言壮语:“我要让晶澳在三年内成为世界级的公司。”

这是中国光伏的第一轮大扩军、大爆炸,也是早期光伏企业家们最辉煌的阶段,他们在尚德之后的联袂登场,成了资本市场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2006年,1997年创立于江苏的光伏先驱,天合光能登陆纽交所,高纪凡身价大涨。

2007年,赛维和英利先后赴美上市,前者以4.86亿美元的融资额创下了当时中国新能源企业在美IPO的最高纪录,32岁的彭小峰登顶江西富豪榜,后者的掌舵人苗连生则以近140亿的身家稳坐河北首富的位置。

从创立公司到赴美上市,施正荣用了四年,彭小峰用了两年。他们成了当时勇立时代潮头的造势英雄,但时代很快就翻脸了。

就在施正荣一掷千金购豪车,彭小峰逆势对赌扩产能之时,危机悄悄逼近。

其时的中国光伏还“三头在外”(原材料在外、市场在外、主要设备在外),国内产能不断释放,推着海外的上游晶硅原料价格飙升。2005年—2008年,多晶硅价格从40美元/公斤一路飙升到500美元/公斤,“拥硅为王”成为当时业内的共识。

手握定价权的海外硅料厂商趁机提出签订长约,担心成本继续抬升的国内光伏企业嗷嗷待哺,纷纷提前锁定订单和价格。

后来回头看,所有签了长协的人都心太急没摸清情况。因为就在此时,国内也开启了一轮多晶硅生产的产能大跃进,国资和民企纷纷杀入这一市场,比如彭小峰和苗连生就是在此时突飞猛进。

但他们还是慢了。赛维投资120亿在新余建设的马洪硅料厂直到2009年9月份才投产,英利旗下的六九硅业直到2010年才实现商业化生产,而此时的市场已是风声鹤唳。

2008年,金融危机阴霾笼罩全球,西方国家光伏补贴政策退坡。一时间内,激进扩张的中国光伏企业一夜间跌入产能严重过剩的地狱,企业纷纷倒闭。据当时的数据统计,仅是金融危机期间,国内就有超过300余家光伏组件企业倒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11年—2012年,欧美国家先后掀起对中国光伏的“双反”调查,成为压倒中国光伏产业的最后稻草。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光伏产品对外出口225亿美元,但到了2012年就骤降至127亿美元。

几年前还要三年内世界级先进的杨怀进,曾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这多像是一场烟火,砰的一声,上了天,落下来的全都是灰!”

到2012年上半年,多晶硅价格已降至每公斤24美元。此前签订了长期合同的光伏企业,因此成为最惨的人。比如,施正荣的无锡尚德还得按合同以每公斤40美元进货。

无奈之下,尚德选择了赔偿2.12亿美元取消部分合同。

忽如一夜春风的狂欢,终以秋风扫落叶的凄凉结局。

2013年,无锡尚德宣布破产,施正荣“拒绝抢救”,独自一人跑到澳洲躲清闲。

两年之后,背负300亿债务的赛维也走上了清算的道路,2011年与国开行等金融机构的对赌成为彭小峰的光伏绝唱。

面对惨烈败局,彭小峰只是将失利原因归咎为西方的“双反”政策,自我的检讨与反思不足,令其随后辗转电商和P2P的“东山再起”,皆成耻辱和败绩。

苗连生的英利也因巨亏被迫重组,特别爷们的是,即便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单,他也没有选择逃避,而是拿出全部身家偿债,“老苗不跑,英利不倒”还一度成了业内的标语。被重组委员会问到有什么诉求时,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

“没有诉求,把我从失信人名单中解除就行了。”

真应了那句老话,“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2010年,苗连生斥巨资赞助南非世界杯,将英利推上世界的舞台,一时风光无限。企业被破产重组之后,他选择了种菜养鸭,钓鱼遛狗。

20年跌宕、血泪与血拼,中国光伏这次一定要领先世界一把!

▲苗连生赞助南非世界杯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中国光伏的第一波大爆炸和野蛮生长就此戛然而止。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黯淡收场,主攻上游硅料的朱共山就在此间完成了鱼跃龙门,2006年发力多晶硅原料后,他的协鑫仅用两年多就攻进全球老三,并在2011年正式称王。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